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返回首页>>皇后娘娘欣赏加载中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文林是个武林高手。在江湖上奸淫了多少美女谁也不知道呀!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多少个!渐渐他玩够了!都说皇宫里女人是全天下最美的的!于是他想去看看!弄上个贵妃娘娘。她最想和当今最美的皇后娘娘搞上!让皇上待绿帽子!那样太爽了!
  于是文林变偷偷潜入皇宫!他先搞上两个宫女!一个还是皇后身边的红人乔可人。
  这一日,文林正在房中与二女相戏。只见乔可人宽衣之后,面貌娇艳,肌肤如丹,眼角如青山隐约,双颊酒窝隐现,一对梨型香乳,恰可一握。文林心中一乐,将乔可人抱将在怀中,伸出舌头不断舔弄她娇嫩的肌肤,嘴中一面不停地赞叹:“我的可人儿果然不愧是宫中的红人,平素养尊处优,连肌肤都分外迷人哦。不知道皇后娘娘和其他贵妃娘娘长的怎么样?”
  乔可人妩媚一笑,“哎哟我的好郎君,可人只是宫中一个奴婢,哪敢说什么养尊处优啊?真正担得起此言的是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们啦……嘻嘻,王郎可是不是想看看皇后娘娘?她的肌肤哦……那才真是娇嫩无双,尊贵无比呢!”
  文林笑笑道:“死丫头,这种杀头的话都敢说出口?偷看皇后娘娘?那可是灭族的死罪!”
  “嘻嘻,奴家真以为王郎是胆大包天呢!你敢在这深宫内院中同奴家和萍儿云雨,难道不知道这如果被发现也是死罪?既然如此,天下居然还有你不敢做的事?”
  “哼哼,和你们两个小娘皮在这玩玩倒是无妨,此处怎么说还是皇城边缘,被发现了最多带着你们一走了之。进皇宫偷看皇后?呵!你真以为那些大内高手御前侍卫是吃干饭的啊?再说一个老娘们有什么好看的?”
  “皇后娘娘不是什么老娘们啦,十三年前皇上登基之前,元配的王夫人不幸在那时早亡,皇上登基之后才封的皇后,年纪可比皇上小着那么十几岁……”本来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萍儿也接口说道。
  “哟?你们两个小娘皮今天是怎么啦?老是要鼓捣我去偷看那个什么皇后娘娘……快说!你们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文林问道。
  “不是啦!我的好郎君……”乔可人一边说着,一边将赤裸的身子腻在文林的怀中,让文林的双手可以着落在自己的玉乳上抚弄,然后娇声说道:“可人在娘娘身边伺候多年,娘娘待可人极好……可人深知娘娘的意思,皇上日理万机,平素就极少宠幸娘娘,可人是不忍见娘娘日日受那无穷无尽的性欲煎熬,才想到要郎君去帮娘娘稍解饥渴的……”
  文林吃了一惊,手上一紧,将乔可人的右乳握住,乔可人娇呼一声:“好郎君,你不必如此紧张嘛……奴家的奶子可让你抓疼了……你放心啦,有奴家从中斡旋,保证此事不会泄漏出去。这样,不但皇后娘娘可以舒心解愁,郎君你也可以尝尝娘娘的尊贵滋味,何乐而不为呢?”
  文林心里一动,乔可人熟知宫中之事,有她安排一切,相信当无大碍。文林生性好淫,和皇后苟且这样的禁忌之事对他来说有莫大的诱惑,如今有这样的机会,文林当然不愿就此放过。
  “好吧,你先安排我去看看你的那个娘娘吧!”文林在乔可人身上说道。
  乔可人欢呼答应一声,一把跨坐在文林身上,主动将文林坚硬的肉棒引到自己的淫穴之前,扑的一声塞了进去,然后便开始了不断的耸动。一旁的萍儿也主动将两个香乳送到文林的嘴边,让文林尽享二美服侍之乐。
  这一日傍晚时分,乔可人来到浣衣房,将一套内廷太监的装束送到文林手中,说道:“我已经安排好了,今晚就带你入宫,娘娘等一下会在寝宫中沐浴,郎君你可以先去观赏一番,至于后面如何,就要看郎君你的本事了,嘻嘻…不过娘娘肯定是饥渴难耐的,只要郎君使出三分温柔手段,不愁娘娘不束手就擒。”
  文林点了点头,乔可人便带着他向宫中而去,一路果然是戒备森严,不过乔可人贵为宫中红人,守门侍卫无人不知,她带着一个太监入宫,侍卫有谁敢多问半句?于是文林便如此顺利地来到皇后的寝宫“坤宁宫”之前。
  乔可人对宫门前两个侍候的宫女说道:“娘娘就要沐浴了,你们都退下,此处有我伺候着就行了。记住,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娘娘沐浴,知道了吗?”
  那两个宫女答声:“是……”便齐齐退下。
  这时乔可人轻声对文林说道:“郎君,此处便是皇后娘娘的寝宫了,你先到里面躲着,稍等娘娘便会来到此处沐浴…嘻嘻……”说完乔可人拿出一把钥匙,将宫门打开,让文林一起入内,然后说声:“一切小心!”便走了开去。
  文林看看四周,真个是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一个硕大的浴池置于房屋中,里面满布花瓣,芳香扑鼻。文林心想皇家富贵果真是与他处大大不同。想到片刻之后就要做那触犯天威之事,心中不由一阵紧张,想要回头,又怕可人、萍儿耻笑。正在踌躇之间,只听外面脚步声响,文林大惊,看看头上有一梁可以容身,急忙一跃而上,将身形隐入黑暗之中。
  只听到一阵轻笑传入耳中,“娘娘,您看您这一身的曼妙身段,我们做下人的,就是羡慕也羡慕不来啊……”文林认出这是乔可人的声音。接着就是另一个声音响起:“可人死丫头,就是口甜舌滑地讨人欢心……娘娘年纪大了,比不得你们青春貌美啊……”语音慵懒却又甜美缠绵,让梁上的文林一听之下便欲望大起,胯下那条巨蟒便开始慢慢地抬起头来……这时只见门“抑唉”一声被打了开来,进来的是乔可人和一个衣着华贵的盛装中年女子,不消说便是皇后娘娘了。文林只见两人进得门来,那皇后娘娘两手微微一张,乔可人便助她将头上的珠冠和外面的宫装除去,然后问道:“娘娘,今晚是否要可人服侍您沐浴?”皇后开口道:“不必了,可人你先行退下吧。”
  乔可人答应一声,转身离去,出门之后,便将宫门关上。
  皇后娘娘等得可人离去,便自行将身上剩余的衣物除去。文林只听见下面一片悉悉索索之声,却难一见端的,心中大急,欲火更是高涨。却又怕皇后此时有所发觉,不敢转身,只得勉强低头,向下悄悄看去。
  这一看之下不要紧,文林顿时神魂颠倒,难以自拔。只见那皇后娘娘,年约三十许人,体态丰盈却无累赘之感,风神娇慵有如海棠初醒。此时皇后已将身上的衣物尽数除去,漫步走入浴池之中,只见她娇媚之态,现于眉目,皮肤如同珠玉白晰,嫩滑柔润。胸前两个乳房圆大饱满,且看来弹性十足,阴部处一片芳草萋萋,却苦于一时距离太远,看不清楚。
  文林心中暗忖:此妇人之美真乃人间罕有!在和自己有过合体之缘的女子之中,师娘、云姬和梦姬皆是美艳无双的成熟妇人,但是相比眼前这个皇后娘娘,却都少了那种不可方物的尊贵之气,这正是皇家风范,云姬等人便纵是美态胜过这个妇人,这种气质却是远远不如的了。
  一念及此,文林胯下的巨蟒肉棒顿时难以抑制的直立而起!文林暗暗叫苦,只得勉强移动身形,让自己的下身好受一些。但是早先浮起的一丝退却念头,如今更是烟消云散、一点不剩了,今晚若不能上到眼前这个美妇,文林是万万不会甘心退去。
  不说梁上的文林正在受那欲火焚烧,单说下面沐浴的皇后娘娘,一边不停地将水泼到自己的娇躯之上,一边对着墙上的一面巨型铜镜顾影自怜。
  自己天生丽质,如今又正是虎狼之年,正是一个女人性欲最盛之时!可惜皇上日理万机,后宫又有佳丽三千,自己尽管贵为皇后,要等到他的一晚宠幸也当真是非常不易!
  她实在是非常想有一个男人好好地来安慰自己一番,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身为皇后,自当母仪天下,又如何能有男人来满足自己?这种煎熬的苦楚,自己唯有一生忍受下去了……文林看到下面的皇后脸色泛红,口中的喘息微微可闻,便知道她必定是因情欲之事而有所思了,心想真是天助我也,看来今晚要让这个尊贵的女人在自己胯下称臣,又多了几分把握了。
  文林悄然沿着屋梁慢慢滑下地面,皇后娘娘正沉迷在自己迷幻的世界里面,丝毫没有发现身后已经多了一个男人,文林走近皇后身后,近距离地观赏起皇后曼妙的身段。
  近处看来,又和方才远观有别样的不同,皇后沐浴中身上的肌肤显出一种淡淡的血红色,文林从后看去,晶莹的水滴布满皇后毫无瑕疵的玉背,一头乌黑的长发披下,水沿着秀发流到脊背,再流到皇后肥美的丰臀,隐约可以看见前面有一撮阴毛,更加显得十足诱惑。看得文林全身汗毛根根竖起,胯下的大肉棒也暴涨起来,这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皇后突然感觉到后面似乎有个人的呼吸喘气之声,在惊疑中转身一看,竟看到一个大男人就站在自己的身后!饶是皇后自幼便受那言不震耳、笑不露齿的礼仪规教,此刻在自己沐浴中突然被个男人站在身后,大惊之下,尊贵的她也不得不“啊!”的一声就要大叫出来!
  文林早有准备,一个箭步上面,脚步已经扑于浴池之中,右手闪电般将皇后的嘴巴按住!以文林之能,为何不先制住皇后的哑穴呢?原来文林早有打算,要用话语来彻底收服这个尊贵无比的女人,如果让她说不出话来,那岂不是少了许多乐趣?所以尽管比较冒险,文林还是用了这一招!
  皇后美妙的双眸透露出深深的恐惧,这个男人是怎么混入戒备森严的深宫之中的?他是什么人?他要干什么?这些皇后都无法找到答案,未知带来的恐惧占据了她的思想,一时间皇后差点晕死过去!
  文林手上丝毫不敢放松,一个前俯,将自己的脸孔逼近到皇后眼前。看到皇后眼中的惧意更浓,文林不由得感到一阵难言的快感,毕竟,眼前的女人是当今皇上的正宫皇后娘娘啊!
  快意归快意,收服这个女人才是当前的第一要务,文林柔声开口说道:“娘娘勿怕,在下文林,是娘娘侍女乔可人的朋友,在下绝对不会伤害娘娘!”
  看到眼前的男人言语轻柔,又称是自己心腹婢女的朋友,况且他又保证不会伤害自己,皇后娘娘紧张的心总算稍稍放下来一点。
  文林观颜察色,继续柔声说道:“娘娘不用出声,在下这就放开手来,我们可以好好地聊聊,如果我放开手后,娘娘大声叫嚷,就不要怪在下鲁莽了!”说完文林伸出左手,在旁边的一条柱子上迅猛无比的一印,手拿开后,只见那柱子上面已经浮现出来一个浅浅的掌印!
  皇后一见之下,只得点头,文林慢慢地将右手撤离皇后的嘴唇,皇后脸上的神情变幻数次,终于暗暗地叹了一口气,不敢叫出声来!
  文林一看得计,说道:“娘娘,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谈谈了?”
  皇后好不容易让自己的神色恢复了几分正常,这才想起此刻自己身无寸缕,又怎能让这个男人看到?急忙羞急地双手挡在胸前,说道:“你……你先让我穿上衣服!”
  文林不语,只是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看着皇后,皇后顺着他的眼光看去,猛然间醒起自己的下身此刻正暴露在这个男人的眼光之中!心中大急,但是自己只有两只手,又如何兼顾得到这么多要紧部位?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文林看到皇后的惶急神色,心知此刻不能逼她太紧,便道:“娘娘想要穿衣,在下自当服侍,只是这衣衫嘛……在下就帮娘娘选这一件吧!”说完从池边拿起一件衣物,送到皇后面前。
  皇后一看,文林拿给她的是一件自己要在沐浴之后穿的白色薄纱睡袍,穿上它之后,自己的身躯还是照样大部分要暴露在这个男人的眼前,但是看那男人的神态是不会准许自己穿其他衣衫的了,皇后无奈,只得从文林手中接过薄袍,也顾不得身上还是湿淋淋的,便将薄袍穿上。
  身上有了遮拦,皇后心中的羞迫感似乎减少了不少,神情间也不自觉地恢复了几分往日的威严,面对着文林炽热的目光,皇后开口问道:“你是何人?竟敢夜入禁宫,偷窥本娘娘!你可知这是要灭族的重罪?!”
  文林脸上还是那副满不在意的淡淡笑容,“娘娘,在下既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来,自然就不怕后果,这深宫宫禁虽严,但在在下的眼中却不值一钱,否则在下又怎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娘娘的寝宫呢?”文林心知此刻夸大自己的能耐能让眼前的女人不敢轻举妄动,因此如是说道。
  皇后哪里知道是乔可人将这个男人带入宫来的?心想这人既能视众多的大内高手如无物,怪不得他有恃无恐,于是便又问道:“那你想要干什么?!”
  文林道:“娘娘望安,在下的密友可人姑娘告知在下,说娘娘时常受那性欲煎熬之苦,可人不忍见娘娘如此,她深知在下本钱雄厚,是以求在下遁入深宫,特来解娘娘胸中欲火的……”
  匪夷所思的话说出来让皇后如遭重击,“你说什么?放……放肆!”
  文林不慌不忙,两手一动,将自己身上的装束尽数除去,露出了一身雄健的身躯,特别是胯下那条惊人的肉棒,更是高高的冲天翘起!
  “娘娘,在下保证能让你尝尽人间男子的妙处,可人在试过在下的肉棒之后就食髓知味,再也舍不得在下,难道娘娘不想试试么?”
  文林雄伟的身躯,比起年老肥胖,一身是肉的皇上来说真是一个天、一个地,那条肉棒更加是无与伦比,皇后一看之下,心中不由一动。饥渴多年的她,心中对于男人的渴望已经早已掩盖了礼教的规束,只是贵为皇后的她也清楚的知道,以自己的身份,今生是绝无出轨的可能,所以早已死了那条心了。如今这样的机会就摆在眼前,这叫她如何能不心动呢?
  只是此刻皇后还是深知这样做的后果,皇后和人做出苟且之事,这种本朝从未有过的重罪会让她自己,包括她的族人全部万劫不复!
  似乎看出皇后心中的忧虑,文林开口说道:“娘娘勿怕,在下一身轻功无敌于天下,娘娘如果愿意,只要今后娘娘召唤,在下可随时入宫,事后飘然而去,只要娘娘事先安排妥当,绝对没有被人发现的危险,娘娘尽可放心。”说着,文林伸手轻轻弹弄着自己坚硬如铁的肉棒,“娘娘,想想这根宝贝能够带给你的快乐吧……只要你一点头,此事只有天知地知,可人那丫头是你的心腹,她自然也是不会透露出去的……娘娘大可放心享受便是。”
  王吉一席话说完,便静下来等皇后思索。
  皇后亲眼见王吉一掌便在柱子上留下掌印,果然是神功无敌,再加上在自己心目中禁卫森严、飞鸟难渡的深宫内院,眼前这个男人竟能如入无人之境,心中不由就信了王吉的话了。再一想前朝众多后妃公主,只要一掌大权,哪个不是面首无数?冰清玉洁,只是那些没有机会的女子罢了!如今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就摆在自己面前,若不把握,今后必将遗憾终身!
  想到这,皇后的淫穴中不由自主地便渗出了几滴淫水出来。心中主意虽定,但皇后毕竟母仪天下,要她亲口答应让一个陌生的男人屌她、弄她,皇后还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因此她也不知道如何表示,只得静默地呆在那儿。
  可王吉是何等人物?从师娘等人的身上,他早已熟悉这种中年女子的心态。
  如今皇后春心已动,王吉如何看不出来?只是他要的是皇后今后心甘情愿的让他玩弄,只要他一声令下,贵有天下的皇后便要自动脱光,在他面前摆出各种淫贱媚态任他屌弄,对他言听计从。所以王吉在心中告诉自己:要达到这个目标,还需要多加一把力在这个女人身上!
  只听王吉长叹一声,道:“皇后娘娘既然不肯,那在下也不愿相强。唯有告退……”说完折腰行礼,做出一种道别的姿态。
  皇后一看,心中一急,嘴唇一张便想出口挽留,但是转念一想,就这样任他离去也未尝不好,毕竟皇家天威难犯啊……王吉早已把握了皇后的心理,深知不能让她的恐惧心占据上风,马上开口打断道:“只是可人托在下安慰娘娘,在下就这样无功而返,不免就要失信于她…这样吧,娘娘就让在下抚摸几下,也当是在下对可人有个交待了……”
  说完王吉不等皇后反应过来,便一个转身来到她的背后,两条粗壮的熊臂从后向前抱住皇后,然后两个手掌一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住皇后两个硕大的玉乳,不断地撮弄起来。
  突然而起的变化让皇后的思想完全没有时间和空间去适应,但王吉炽热的魔手抚摸奶子带来的快感却是实实在在的传向了她的脑海。“呜”的一声,皇后从鼻端发出快感的哀鸣,开始投入到这场危险的性乱之中……皇后感觉到体内一股热力开始逐渐爆发开来。王吉双手忽轻忽重,一遍又一遍地搓揉着皇后硕大洁白、而又娇嫩细腻的双乳,这对只有当今的九五至尊才有资格享有的奶子!难以言喻的自豪感和满足感,令王吉的性欲之火燃烧得更加的高涨。
  皇后从未想过,单纯是双乳被男人的手抚摸就能让人如此地刺激,皇帝干涸枯燥的手哪里能和这个男人激情无限的手相比呢?皇后浑身颤抖着,她感到下身更加的湿热了。
  王吉并不急于进攻皇后身上的其他地点,他只是不断地重复着两手的运动,同时将嘴伸到皇后的耳边,轻轻地咬着她的耳垂,皇后的欲望愈加被挑逗起来,她微微摇动着自己的腰,显示着她的快感。
  王吉见此情景,便将右腿伸到皇后的两腿之间,然后让自己的身子慢慢地沿着墙壁坐到了浴池中,这一来皇后的身子也就自动地跟着他的动作也倒了下去。
  由于王吉早先已将右腿放在她的股间,皇后坐下的时候自然地双腿一分,使得自己的阴户就这样顶在了王吉的腿上。
  此时两人除了头部还露在浴池上方,身体的其他部分都已淹没在水面之下。
  皇后身上的薄衫被水一浸,在浮力作用之下就自动飘了起来,露出了大片赤裸的躯体。王吉一边耐心的继续抚摸,一边让自己的右脚也加入到混战的行列,在皇后的淫穴上不时地顶几下,让皇后享受上下双管齐下的美妙享受。
  可是脚的灵活性无论如何还是比不上用手来得爽快,皇后很快就不能满足那种久久才有一下的刺激,她的腰扭得更加地用力,在水中激起了层层的波涛。王吉见状,忙腾出一只手来,探到皇后的淫穴处,在小阴唇处不停的扫来扫去,皇后这才停止了扭动,开始期待王吉手指的进入。
  可是王吉却不肯一下就让皇后爽快,他的手依然只是在皇后淫穴之外游弋,就是不肯冲进去一探花芯。皇后心头正开始泛起期待落空的失落感,王吉已经及时的将他的嘴唇探到前面,皇后马上配合地转过头来,将自己两片尊贵的朱唇奉上,迎合着王吉,开始接受一个她从来未曾体味过的销魂深吻。
  皇帝贵为九五之尊,天下任何女子得以与之行房都是天意的宠幸,就算位高尊崇如皇后者也不例外,是以皇后每次在和天子交欢之前,心中早就存了三分怯意,如何能够尽情投入地去享受?王吉灵动的舌头甫一进入皇后的口中,便如出动的灵蛇般四处挑起皇后胸中的欲火。皇后贪婪地张大自己的樱唇,从喉咙中不断发出销魂的喘息,双目紧闭,沉醉在这无边的春意之中……王吉看到皇后已经渐入佳境,便决定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他两手离开皇后的淫穴和玉乳,轻轻地托在皇后腋下,上面的舌头丝毫也不放松地继续着深吻。
  然后两手突然一个使劲,将皇后整个人托出了水面!然后双手一旋,皇后还来不及发出惊叫,“扑通”一声整个人又落入了水中,只是这一来便改变了面对的方向,变成了王吉一张深情的面孔便近在咫尺,而两人的身躯相对,便又贴近了许多。
  皇后这才知道王吉的用意,脸色不由地轻松了下来,王吉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一把将她抱过,身子一俯,嘴唇便又附了上去,同时两手重新出动,再次占据了皇后的奶子和骚穴两处要地。
  吻,使得皇后的欲望一路高涨;而如恶魔诱惑般的双手,更是让皇后欲罢不能。就这样,王吉一步步将皇后拖入了性欲的深渊……终于,皇后再也忍耐不住了,她疯狂的扭动自己肥美的肉臀,一边从嘴里面含糊地发出呻吟:“给我……快给我……把你的……你的手指……伸进去……我要……深入……”
  王吉的嘴角浮起一丝快意的狞笑,他知道,皇后已经如自己所愿的走上了自己为她设计的那条路,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让皇后更加死心塌地地臣服于自己,那样今后无论如何,皇后也已经离不开他了。
  就在皇后欲火燃烧到最高的时候,王吉突然停止了动作。皇后一愣,王吉又在她的樱唇上轻吻了一下:“娘娘,在下如今已可以和可人交待了,就此别过,唐突之处,还请恕罪!”说完王吉站起身子,拿起放在浴池旁边的衣服,然后就做出要穿衣便走的模样。
  皇后这时如何能容他离去?心中一急,一把将他抓住,脸色恳急,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但却不知道如何措辞,毕竟这种情况她从未遇过,良久才从口中憋出了一句:“……别走……”
  王吉心中暗笑,嘴上却是依然如故:“不知娘娘要在下留下,所为何事?”
  皇后心中大急,“公子…今晚能否留下?……陪臣妾……陪臣妾一晚……”
  说到这,皇后已经是满脸羞红了。
  王吉听皇后对自己自称“臣妾”,心中油然有了一股君临天下的快感,展颜一笑:“原来娘娘是要在下……呵呵,在下当然求之不得,只是若要这样,那娘娘今晚便要一切听命于在下,不知娘娘可否接受?”
  皇后心中一喜,忙不迭答道:“……这是自然,臣妾今晚给公子……给公子伺寝,自然……自然一切唯……唯公子之命是从……”
  王吉见皇后羞不可遏的模样,心中大喜,但要让皇后从此无条件听从自己,消除她的羞耻心却是当务之急,一念及此,王吉开颜一笑,转身走了回来,然后大咧咧地在浴池之沿一坐,然后指着自己已经有点软化的大肉棒,对身在水中的皇后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娘娘先用你那丁香妙舌,让在下的肉棒恢复活力吧!这样它稍后才能让娘娘欲仙欲死啊!”
  皇后脸上又是一红,她和皇上行房,自然是只有合乎天道的男上女下一式,不要说为男子吸吮鸡巴,就是别的花样她都没有尝试过。但是眼前的这条肉棒,又是那样的诱惑,那样的迷人,皇后顺从的走了过来,先是用自己战抖的手扶起王吉软软的鸡巴,然后将它凑到自己的唇边……王吉一声不发地欣赏着皇后的媚态,皇后双手捧着肉棒,也不知从何做起,只是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轻轻的舔了一下,王吉顽皮地一运真气,将劲道集中到肉棒之上,肉棒忽地一下弹了起来,在皇后的脸上打了一下,皇后一声娇呼,羞不自胜。王吉哈哈一笑,说道:“娘娘真是丽质天生,在下的肉棒只是被你的妙舌一碰,便已急不可耐了,不知待会插入你的淫穴之中,它会变成何等模样?”
  露骨且下流的话语,是皇后这辈子从未听闻过的,皇后羞叱一声,伸手在王吉的大腿上轻打了一下,王吉笑道:“娘娘,你再打的话,我的可就要被吓得低下头去,这样今晚可就没得玩了……”皇后似乎也怕有此结果,不敢再闹,头一低,便将王吉的肉棒吸入了自己口中。
  王吉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啊……”的感叹,然后闭起双眼,开始享受起来,能让当今的皇后娘娘给自己吸鸡巴,古往今来,又有哪个男人能有这样的艳福?
  这种感觉真是好到无以复加!
  不过皇后吸吮的技术却实在并不高明,不时会把牙齿弄到王吉的肉棒上,搞到王吉的肉棒有点微微发痛。王吉只得耐心地不断指点,吮吸了一段时间之后,皇后慢慢地习惯了那种感觉,羞耻之心也去了不少,动作也就开始慢慢地变得更加的熟练!这种天分,让王吉更加坚定了将她收为自己淫奴的决心!
  一边享受着皇家级别的口舌服务,王吉一边不停地用脚去撩抚皇后的阴蒂,以保持皇后胸中的欲火不致减退。他先是用脚趾拨开皇后被水浸湿的浓密阴毛,然后不断地摩擦着皇后敏感的阴唇。皇后拼命地将阴胯向前凑,务求让王吉的脚趾可以给她带来更大更强烈的刺激。
  “娘娘,要想呆会儿我的大肉棒将你操得更爽的话,现在就要好好地先让它满意哦!知不知道?”
  皇后茫然地停下动作,不知王吉还要玩出什么花样。王吉示意她站起身子,然后再走前一步,这样皇后那两个木瓜形的大奶子就靠在王吉的肉棒旁边。王吉将肉棒自下而上地从皇后奶子中间的乳缝穿过,龟头直顶到皇后的下颚,然后让皇后两手从两边不断地用力挤压她自己的奶子。而王吉便手扶着皇后的肩膀,一下下地将肉棒在皇后的两乳之间快速地套弄。
  皇后哪曾想到人间还有这样的一种玩法?一时也不知如何应付,只得唯王吉之命是从,王吉说一句,她便听一句。但是很快的,从王吉龟头上传来的那种微腥的精液味道就开始刺激她的鼻孔,使得皇后开始投入这种新的玩法。这时王吉不失时机地腾出一只右手,在皇后的头上一按,皇后马上顺从地低下头去,张嘴伸出火热的妙舌,配合王吉的冲刺一点点地点吸着他的龟头。
  只是这种间断地刺激似乎不能充分地满足王吉,王吉屁股一耸,肉棒似乎从下面又高出了一节,“用你的嘴唇含住它。”王吉命令道。皇后听话地用自己的两片樱唇轻轻地包住王吉的龟头,“好!现在用舌头在上面扫……吸……不能停哦!”说完王吉伸出手一下下有节奏地按着皇后的臻首,配合着肉棒在下面的冲刺,这真是一种他从未体验过的快慰感觉。
  “好……好舒服啊!……不…不愧是皇后娘娘呢!骚浪起来,真是够味道!
  够淫贱!我……我要插死你……插……插穿你的淫穴!啊!啊!好舒服!皇后…娘娘……够味!好!……再……再吸进去一点……好……嘴唇含紧一点……对…就……就这样……”
1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