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返回首页>>镖局的故事欣赏加载中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号称中原第一镖局的“虎啸镖局”的总局位于洛阳城南。年逾七旬的老镖头“金镖侠”洪浩一、“白衣侠女”刘月萍夫妇基本上已经处于退休的状态,在家中颐养天年。新任总镖头是洪老镖头的次子洪振中。
  老镖头夫妇的长子在一次走镖时被劫镖的黑道高手所杀,死的时候只有二十七岁,留下了二十五岁就年轻守寡的妻子吴秀云和一个年仅五岁的儿子洪剑平。
  但是次子洪振中却在二十二岁时闯出了“金镖快剑”的名头,三十岁时便已经名震大江南北,使“虎啸镖局”的名号更上一层楼。
  在洪振中四十岁的时候,老镖头把总镖头的位置传给了儿子。如今洪振中五十一岁了,十一年的经营使得“虎啸镖局”的生意已经遍布全国南七北六共十三省,与京城的“镇远镖局”和江南的“连城镖局”并称天下三大镖局。
  这一天,“虎啸镖局”又接到了一批重镖,货主指定由总镖头洪振中亲自押镖,洪振中挑选了八名镖师,这八名镖师中包括洪振中的长子洪剑声和他的三名得意弟子。
  准备停当之后,第二天一早就要上路了。洪振中的妻子“红衣银剑”叶香兰和他们的次子洪剑铭、小女儿洪玉婷、洪剑声的妻子马依铃、侄儿洪剑平和他的妻子蒋雪莲、儿子洪兴泰、洪兴伟、洪兴义、女儿洪月儿、洪秀儿,以及镖局的总管“铁面苍鹰”铁树林和洪振中的另外两名弟子高中生、叔不羁,都来为他送行。
  叶香兰比洪振中小四岁,也已经四十七岁了,但由于保养有道,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得多,不过四十上下,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早年也曾随洪振中保镖走遍大江南北。最近几年因为镖局的业务已经走上了轨道,不需要她再出门抛头露面,才开始呆在家里,不再在江湖上走动。
  由于那些年夫妇二人都专注于镖局的事务和武功,所以洪剑铭比哥哥小了七岁,刚刚十九岁,因为武功还不能独当一面,所以还没有开始随父亲走镖。
  洪玉婷又比洪剑铭小了三岁,正值花样年华的十六岁少女,青春美丽,娇俏可爱。
  马依铃比丈夫小六岁,才成亲一年,已经有了七个月的身孕,大腹便便,但因为洪剑声将来要继承镖局,必须经常走镖以熟悉镖局的业务和江湖形势,而家里又不缺人照顾,所以洪剑声并不留在家里守着怀孕的妻子。
  洪剑平已经三十四岁了,要留守在镖局里,所以也不随洪振中走这趟镖。
  蒋雪莲三十二岁,两人成亲较早,长子洪兴泰十九岁,次子洪兴伟十八岁,三子洪兴义十六岁,大女儿洪月儿十四岁,小女儿洪秀儿只有十三岁。
  总管铁树林是个六十三岁的独眼老人,身子却还十分精壮,本来是个独行大盗,一身武功极为不凡,因为在四年前受了洪振中一次无意中的救命之恩,从此改邪归正,做了“虎啸镖局”的总管,虽然洪家诸人以及镖局上下对他是否真的从此改邪归正。
  高中生二十三岁,叔不羁十七岁,两人家中非富则贵,尤其高中生不但家中是洛阳豪富,而且更是洛阳知府的内侄,拜在洪振中门下学习武功也只是一时兴之所至。和洪家的子女以及洪振中的其它三名弟子不同,他既不肯吃苦,洪振中也没有尽心传授,武功也始终只是二流身手,对负些毛贼混混倒还过得去。
  叔不羁的身份最是奇特,他来历如迷,整个“虎啸镖局”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是什么人,从哪里来,连身为他师父的洪振中也浑然不知,只是他前来投师时许诺:只要洪振中收他为徒。
  大江南北六十四家“洁顺”商号中三十二家日后的货运保镖都归由“虎啸镖局”负责承担,“洁顺”商号,是一个月前突然在大江南北如雨后春笋般成立了六十四家连号,一夜之间成为全国最大的商号,生意从珠宝到绸缎、盐粮无所不包,但“洁顺”号的主人是什么人却没有一个人知道,更增添了它的神密色彩。
  如果能负责三十二家“洁顺”号的货运保镖,“虎啸镖局”每年至少都可以有几十万两纹银的入帐,所以虽然不了解叔不羁的底细,洪振中还是收了他做徒弟。
  叔不羁来时,身边带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仆妇玉嫂和两个十五、六岁的小丫环春风、秋雨。三个女人全都堪称一流美女,让人一眼看去,颇生眼花缭乱之感。
  后来知道年纪小一点的秋雨姓沈,是玉嫂的女儿。
  最初“虎啸镖局”上上下下对他们还十分担心,处处防范,但时近一年,什么也没有发生,“虎啸镖局”却从“洁顺”号的货运保镖中收入了近三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而且叔不羁和众人一向相处融洽,虽然有时在妇女面前略显轻佻,但这是富家子弟的通病,高中生倒比他还严重些。既然他对“虎啸镖局”丝毫无害,只有好处,又何必管他是什么人?所以也就没人再去管他的身份、来历。
  洪振中也不敢带高中生和叔不羁两人走镖,一旦有事,受了什么损伤,却不是“虎啸镖局”所能负起的责任。
  殷殷话别之后,洪振中押着镖车上路了,前来送行的众人也都返回镖局内。
  铁树林回到自己的房里,他的妻子何花容和儿子铁汉达、儿媳胡晴,以及两个孙子铁石、铁寒都在房中。
  何花容六十一岁,只比铁树林小两岁,虽然不能算是美女,却也不算难看;铁汉达三十九岁,身材健硕;胡晴三十七岁,是个妖艳妇人;铁石和铁寒兄弟一个十九岁,一个十六岁。
  其实,铁寒是铁树林和胡晴的儿子,铁树林在儿子成亲两年后就强奸了儿媳妇,还生下了铁寒,铁家的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只是对外人才称铁寒是铁汉达的儿子。
  十几年来,铁汉达一直是敢怒而不敢言,不过,现在铁汉达已经不再对父亲有什么怨怼之心了,因为他也操了何花容──他的亲生母亲,而且他的妈妈已经有了三个多月的身孕,那是他的种子。
  何花容见到铁树林回来,问道:“洪振中已经走了,今天就要动手了么?”
  铁树林道:“总要到晚上才会动手,我们等‘他’的消息好了,应该还有时间。”
  铁汉达一听还有时间,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抓他妈妈何花容的大奶子,将要进行的计划早就让他兴奋得欲火焚身,难以自持了。
  铁树林也淫笑着走向儿媳妇胡晴,铁石和铁寒这对兄弟兼叔侄,早已一边一个,急不可耐的在脱着他们妈妈的衣服了。
  何花容拍了儿子那双隔着衣服抓住她的大乳房的禄山之爪一下,脸上满是淫荡的笑意,道:“色鬼儿子,小心让人发现了。”
  铁汉达激动地道:“娘,我受不了了!管不了那么多,我现在就要你!”说着,疯狂地吻上了何花容的嘴,舌头一下子就伸入了何花容的嘴里,何花容也激烈地回应着儿子。
  铁汉达一边疯狂地吻着妈妈,一边飞快地脱去了妈妈的衣服。何花容一对下垂的大白奶子首先从衣服中脱颖而出。铁汉达一只手抓住妈妈软绵绵的大奶子拼命地揉搓,还用手指捻住妈妈的紫黑色的大奶头又捏又拉,百般玩弄;另一只手则继续脱她的裙子、裤子。何花容则隔着裤子抓住了儿子的硬胀的鸡巴,来回抚弄不停。
  很快,铁汉达就把妈妈脱得一丝不挂。即使那双大白奶子下垂得已经比较严重,但是何花容六十二岁的身体依然十分可观,一身白肉还能让人兴奋不已,下体高凸的阴阜上阴毛漆黑浓密,又粗又长,浓密的覆盖住她的下体,硕大的屁股又肥又白,让人很难不鸡巴硬翘。
  铁汉达的左手仍在玩弄妈妈的乳房,右手则毫不犹豫地探向妈妈的下体,直寻那肥浪的老骚屄,把妈妈那丛粗黑浓密的阴毛拨开,在肥厚多肉的大阴唇上来回揉搓,何花容也急不可捺的伸手一把就扯下了铁汉达的裤子,将儿子的大鸡巴握在手上不停地上下套弄。
  就在这一对母子旁边,胡晴早被两个儿子扒光了衣服,一个在玩弄她的两团丰满的大乳房和乳房上面那两颗紫红色的奶头,一个在玩弄她的下体,丛生的阴毛、丰满肥大的屁股、已经开始渗出淫水的浪屄均一览无遗。铁寒一手抠阴户、一手挖屁眼,胡晴抓住铁石胯下两粒个黑乎乎的卵蛋不放,一旁的铁树林则直接把鸡巴送入了媳妇的嘴里。
  一会儿之后,铁石和铁寒互相换了一下位置,由铁寒来玩弄胡晴的乳房。铁寒双手一手一只抓着母亲的一对大乳房又揉又搓,还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捻住母亲左乳上硬挺涨大的那颗又圆又大的紫红色的大乳头又捏又拉,时而还将乳头按得深深陷入那柔软、丰满的乳峰里,同时,低下头去张嘴含住母亲的右乳的乳头,用力地吮吸、舔弄。
  铁石则转向母亲的下体,躺在母亲分开蹲踞的双腿底下,把脸正对着母亲的下体,抬起头,在母亲丰满、柔软的大白屁股上又亲又舔,双手也抓住母亲那肥硕、浑圆的大屁股,不住地抚摸、揉搓。
  随后,攻击逐渐向屁股中间的那道深深的沟缝集中,先是在生满了杂草般的高高隆起的阴阜和肥厚的大阴唇上又亲又摸,然后是那两片从张开的肉缝中翻张出来的紫红色小阴唇,最后,张口含住了母亲那早因另一个儿子铁寒的玩弄而露出头儿来的又圆又大的殷红阴蒂,用力地吮吸,还用灵活的舌头在那颗大肉豆上又是舔舐、又是来回拨弄,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插入到母亲的淫水潺潺的暗红色的阴道里,不断地抽插、抠挖,百般玩弄,拇指则插入了母亲的屁眼里不停地搅动,左手继续在母亲的硕大、浑圆、丰满、柔软的屁股上揉搓。
  胡晴因为两个儿子的上下齐攻,渐渐无法集中精力舔吮公爹铁树林的鸡巴,但因为嘴被塞住,无法大声的呻吟浪叫,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嗯、嗯、唔、唔”
  的声音。
  铁树林则因胡晴渐渐停止了吮吸、舔弄,干脆挺动鸡巴在儿媳妇的嘴里用力地抽插起来,每一次鸡巴都尽根而入,毫不留情地插入喉咙最深处,操得胡晴两眼翻白,憋得她满脸通红,欲呕无力,眼泪和鼻涕都禁不住流了出来。
  何花容和铁汉达母子这时已回到铁树林夫妇的卧房中,两人都已经脱得赤条条的。铁汉达仰躺在床上,何花容伏在儿子的身上,在用嘴为儿子的鸡巴服务。
  她竭尽所能的吞下儿子的整根大鸡巴,让大龟头深深刺入喉咙深处,然后再吐出来,仅含住那颗大龟头用力吮吸,并用牙齿轻轻咬啮,反覆多次之后,又伸出舌头在儿子的龟头、鸡巴和那两颗大卵蛋上买力地舔弄,竭尽所能地取悦儿子。
  铁汉达则用双手抓着母亲那温软、肥硕的大屁股,把头深深埋在母亲的两腿之间。何花容那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已经张开一指宽的缝隙,两片肥大的小阴唇翻张出来,露在大阴唇外面,也露出了里面暗红色的湿漉漉的粘膜和那个略显宽大的深遂的阴道,阴道上方那颗肥大阴蒂也撑开了包皮的束缚露出头来,夸张的挺立着,淫水正源源不断地从阴道中流出。
  铁汉达伸出舌头在那道肉缝中的粘膜上来来回回地又舔又刮,仔细地吸食着那里面汨汨流出的腥臊刺鼻的淫水,大口大口地吞落肚中。吃饱了母亲的骚水,他又含住了那两片胀起了小阴唇又吸又舔,还不时的向外拼命地拉起,使那两片原本肥厚的小阴唇变得又薄又长,直至它们半点也无法再伸长,然后放开一片,集中全力攻击另一片,然后再换一片,更不时地用牙轻轻地咬啮,再咬住左右扯动。
  何花容在儿子的嘴在下体的百般攻击下,几乎没有办法再含住儿子的鸡巴,忍无可忍时就吐出儿子的鸡巴,张嘴痛快地大声呻吟几声,然后再重新含住儿子的鸡巴吞吐、舔弄,竭力地讨好儿子。
  铁汉达的攻击转到了母亲越发张开成一个汁液淋漓的圆洞的阴道,先是在阴道口和上面那个带着浓浓骚味的尿道口细细地舔弄、吮吸,淫水秽物吸入时口中还发出“啧、啧”的声音。然后再竭尽全力地伸长舌头到阴道里又刮又舔、翻转搅动,搞得何花容更是淫水长流,浑身骚浪欲狂。
  最后,铁汉达的嘴找上了母亲的那颗急躁地挺立着的敏感的大肉豆豆,用上了嘴唇、舌头、牙齿,一切能用上的东西,一切能够想到的办法,对本就不堪挑逗的阴蒂施以最强烈的刺激。
  巨大的刺激使何花容完全放弃了吮吸儿子的鸡巴,沉浸在无法自拔的兴奋之中,很快她就达到了高潮,身体一阵僵直,阴道和子宫剧烈的收缩,一股股浓浓的滚烫阴精狂喷而出,都喷到了铁汉达的口中和他的脸上。铁汉达急忙把嘴就到母亲的屄上大口大口地吐咽着母亲那腥臊的阴津。
  高潮过后,何花容活像堆烂泥般软塌在铁汉达的身上。铁汉达翻身起来,把母亲仰躺着放倒在床上,分开母亲的双腿架在双臂上,使母亲的阴户最大限度地暴露出来,扶正鸡巴,对准那淫水横溢的泛着淫荡色彩的屄洞一插到底,顿感觉到阴道四周的肉壁把鸡巴箍得紧紧的。
  何花容被儿子火热、坚硬的鸡巴插入淫浪的骚屄里,-时忍不住发出了淫浪的呻吟声,当儿子的大龟头猛地撞到子宫时,身子一翘,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啊……儿……儿子……你好厉害啊……心肝宝贝……你的……大鸡巴……好大……好热……撑得妈妈好充实……用力……再用力……用力地操你的娘……啊……受不了了……我……我要泄出来了……”
  铁汉达听到母亲的浪叫声,开始挺动鸡巴,一下一下地在母亲的屄里狂抽猛插,鸡巴每一次都直插到底,鼓胀的大龟头一下一下撞着子宫壁,肉棒每次向身体深处挺进都让大鸡巴整根入尽,两粒卵蛋一次次拍击着母亲的肥胀屄口和阴道下方的那个黑茫茫的黑屁眼,操得何花容“啊唷……啊唷……”地浪叫不止。
  很快,何花容就登上了快乐的顶峰,发出最后的哀鸣:“……啊……啊……啊……好……啊……乖儿子……娘的大鸡巴儿子……噢……好大鸡巴……噢……操得娘……好爽……啊……好舒服……啊……娘要死了……啊……娘爱死你……啊……你的大鸡巴了……啊……娘……噢……噢……死……噢……死了……”
  “……啊……”何花容发出了最后一声高吭入云、仿佛如死前惨叫的声音,身体突然僵直,阴道和子宫一阵阵猛烈的收缩,一股股灼热的阴精从子宫口中激烈地喷发出来,全都浇在儿子铁汉达的大龟头上,令铁汉达也不由得呻吟起来。
  几乎是同时,一股热乎乎的水流迅速地润湿了铁汉达的阴毛、阴囊和整个下腹部,原来,何花容到底年纪大了,尿道口的肌肉渐渐开始失去控制,竟然被儿子操得小便失禁了,大量的尿水不停地喷涌出来,弄得铁汉达的下体和大半个床铺都湿漉漉的。
  喷发结束后,何花容一下子软瘫在床上,有气无力地喘息着,满脸潮红,媚眼如丝地看着把自己操到了极乐仙境的儿子。
  铁汉达把鸡巴停在母亲阴道的最深处,双手在母亲的硕大、绵软的乳房上抓捏了几下,道:“娘,我们换个姿势再来。”
  何花容眯着眼睛看了儿子一眼,有气无力地道:“心肝儿子,随便你吧!娘是没有力气了,你操得娘舒服死了,你要怎么样娘都依你!”
  铁汉达把母亲的身体翻转过去,拉起母亲的大屁股,让母亲跪伏在床上,白生生、丰满、肥大的屁股高高翘起,两腿大张,被又黑又乱的阴毛环绕、包围着的,褶皱层层的黑屁眼和大张着的艳红阴户,全都尽情地暴露出来。
  铁汉达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把两根手插入母亲的阴道里抠弄了一阵,挺着大鸡巴对准母亲的阴道入口,猛地一下了子就插了进去。这一下的插入凶猛无比,又疾又狠,大鸡巴一下子就尽根而入,直插到底,硬胀的大龟头重重地顶在母亲的子宫上。
  何花容被操得身体猛地向前一耸,“啊”地大叫了一声。好不容易回过一口气来,忍不住骂道:“死孩子,你要操死妈呀!小畜生,轻点操,妈的屄快被你捣烂了。”
  铁汉达一边操,一边嘻嘻笑着说:“妈……就是要猛力操你才会爽嘛!刚才你不是还爽得尿出来了吗?是你叫我用力地操你的嘛!”
  何花容一边挺动着骚屄捱操,一边骂道:“死孩子,你就是会欺负妈!这下可好了,操坏了妈的屄,等你以后没得操!”
  铁汉达一边抽插一边说:“我会小心的啦!妈,喊嘛……你再喊一喊嘛!”
  何花容啐了一口,做出一副娇嗲的样子嗔道:“臭孩子,操屄时就是喜欢妈喊……”张开嘴刚想再喊,铁汉达趁机捧着母亲的头,飞快地吻了下去,用唇封住了母亲的嘴。
  何花容登时忘了发嗲,忘情地张开嘴,把舌头伸到儿子的嘴里,和儿子的舌头激烈地纠缠在一起。铁汉达的一双手得到了空闲,抓住了母亲低垂在胸前的两个大乳房,在硕大的奶子和坚挺的大奶头上用力地揉搓起来,抓得母亲的大乳房在他的手里不断地变形、扭曲,鸡巴也更快速,更有力地在母亲的屄里抽插着。
  插着插着,突然两腿一蹬,身体都挤回到母亲的怀里,用劲把鸡巴下下直插到底,大龟头一下一下重重地撞击着母亲的子宫。
  这一下可操得何花容魂不附体,她放开儿子的舌头,张开嘴,放声淫荡的浪叫了起来:“……啊……啊……啊……好……好……啊……好儿子……啊……好……大鸡巴……啊……啊……大鸡巴儿子……啊……娘……啊……娘的……大鸡巴儿子……啊……娘的亲儿子……噢……操得娘……啊……好……好爽……好舒服啊……娘……要……要死……啊……爽……爽死了……啊……啊……啊……”
  铁汉达的手在母亲的乳房上抓揉了一阵,随即转移到母亲那个硕大、肥白的大屁股上又揉又捏,还用手指在母亲的那道深深的屁股沟里划来划去。每当铁汉达手指划过母亲的那个褶皱环绕的黑屁眼时,母亲的身体就会发出一阵轻抖,两瓣肥大的屁股蛋子向中间收缩、夹紧,屁眼也会紧紧向里面缩去,同时,嘴里也会发出更美妙的呻吟声。
  铁汉达的左手在母亲的大肥屁股上又抓又捏,用右手的中指在母亲的黑屁眼上揉了一会儿,觉得母亲的屁眼渐渐松弛,便把中指插入母亲的屁眼里面,在母亲温热的直肠里抽插、抠弄,不停地搅动了起来。
  何花容的骚屄被又热又硬的大鸡巴不停地抽插着,而屁眼又被儿子的手指百般抠挖,很快就爬上了第二个高潮,骚屄中不断地涌出淫水,声嘶力厥的高声浪叫:“……好……好儿子……心肝宝贝……大鸡巴儿子……你……你的鸡巴操得娘好爽呀……好舒服……啊……娘又要泄出来了……啊……坏孩子……大鸡巴操得娘爽毙了……娘要泄了……噢……娘爱死你……你的大鸡巴了……啊……用大鸡巴操死你的骚娘吧!”
  “啊……”何花容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身子一挺,在阴道和子宫的剧烈抽搐中,阴精狂泄不止,尿液也再次不可抑制的跟着又疾又劲地流了出来。
  铁汉达被母亲滚烫的阴精猛浇在龟头上,心神一荡,大鸡巴跳动了几下,也不可抑制的把又浓又烫的精液源源不断的射向母亲的子宫的最深处。母子俩下体做着最紧密的结合,身体也用力地紧紧抱在一起,仿佛要把身体挤入对方的身体里面一样。
  高潮过后,母子俩拥抱着倒在床上,喘着粗气。很快,何花容就发现仍然插在自己阴道里的儿子的大鸡巴又变得又硬又烫,把自己的老骚屄鼓得一撑一分。
  这一分令何花容万般喜欢,忍不住把嘴在儿子的唇上吻了几下,然后把舌头伸到儿子的嘴里,在儿子的嘴里不停地搅动着,与儿子的舌头剧烈地纠缠在一起。
  铁汉达左手耍弄着母亲两团软绵绵的大乳房,用力地揉搓抓捏,又用右手的手指插进母亲的屁眼,拔出来时手指上还黐满黄屎和发出强烈的臭味,他将屎全部都抹在了母亲的大白奶子上,弄得母亲羞惭不已。
  铁汉达在母亲软绵绵的松弛大乳房和硬挺凸起的大奶头上肆意地玩弄了一阵后,让母亲重新跪伏在满是淫水和尿液的床上,自己跪在母亲的身后,分开母亲又肥又白的大屁股,再一次把右手中指插入到母亲的黑屁眼里抽插起来。同时,一边抽动着一直留在母亲老骚屄里的大鸡巴,一边又用手指在母亲的黑屁眼慢慢抽插,等到母亲的屁眼口松弛起来,然后把食指也插入到母亲的屁眼一齐出入抽送。
  这样老骚屄和老屁眼不停地被搞,何花容渐渐又再兴奋起来,尤其是在搞到最后把三只手指都捅入她的屁眼时,何花容的兴奋到了极点,不由自主地叫出了忍无可忍的淫声浪语:“……啊……噢……你这坏孩子……把娘的屁眼弄得好痒啊……啊唷……大……大鸡巴操得我好爽……啊……继续操……操大力点……噢……娘给你操得快死了……啊……大鸡巴儿子……操死你娘吧……大鸡巴亲儿子……心肝宝贝……屄里的鸡巴不要拔出来……要像狗的鸡巴那样……塞满在里面……啊……娘要死了……啊……被大鸡巴儿子操死了……”
  铁汉达见母亲的屁眼渐渐松弛,鸡巴也被大量的淫水所包围,便把鸡巴从母亲的屄里面抽出,手指也从母亲的屁眼里拔出来。随着鸡巴的抽出,灌满了母亲阴道和子宫的大量粘稠白色精液混和着母亲的淫水,缓缓从母亲的阴道暗红色的洞口流了出来,同时与屁眼泄出的稀粪黄白相间,把肥屁股沾染得五颜六色。
  何花容的阴道里乍然空虚,不由得抓狂似的叫嚷道:“……干什么……儿子……快把你的鸡巴给娘……快把鸡巴插到娘的屄里面,娘刚说过屄和鸡巴插在一起是不可分开的啦……哎唷……娘的屄里好痒啊……”不禁伸手握着儿子的鸡巴想自己再塞回去。
  铁汉达却把鸡巴对准了母亲的屁眼,藉着刚才手指的松动和鸡巴上满是母亲淫水的润滑,又粗又长的大鸡巴一下子就插进了母亲的屁眼里了。何花容忍不住嗔骂道:“死儿子,就是喜欢操娘的屁眼,等一下可不要又把娘的臭屎给操出来了!”
  何花容年纪已老,身上的肌肉已经略见松弛,但因为她长期练武,又多方保养,倒也不曾十分松弛,何况屁眼让人操还是年余前和儿子苟合之后的事。
  因此铁汉达的鸡巴插到母亲的屁眼里虽然没遇到什么困难,却也不能一下子就尽根而入,直插到底。
  铁汉达只觉得母亲的屁眼紧紧箍住自己的鸡巴,层层向上推移,箍得自己的鸡巴真是舒服极了。当他的鸡巴插入到母亲的屁眼四寸多的时候,龟头却又遇到了一个又紧又小的圈儿,原来却是鸡巴已经穿过了母亲的直肠,进入了母亲的大肠里。再向里插入寸许,鸡巴才算是尽根而入,整个没入母亲的屁眼里面,两个卵蛋紧紧贴在母亲的老骚屄上,两母子的阴毛紧紧纠缠在一起不可分离。
  铁汉达把鸡巴在母亲的屁眼里停了一会儿,就开始抽插起来。开始时只是缓慢地轻抽缓送,但每一次都是抽出到只把龟头留在母亲的屁眼里,然后再直插到底,大龟头一直插到母亲的大肠里。
  很快,何花容就受不了屁眼里的骚痒,浪声催促起儿子:“好儿子……你既然……要操娘的屁眼……却干嘛……不爽爽快快地……用力地操个痛快……快些……用力些……娘的……屁眼里面好痒……快……快点儿给娘个痛快……好儿子……娘……求……求你了……”
  铁汉达听到母亲的催促,开始逐渐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力量也一下大过一下,两颗卵蛋也一次比一次有力地撞击着母亲浪水淫汁横流四溢的老骚屄,发出了“啪!啪!”的响声,何花容也随着儿子的大鸡巴在自己屁眼里快速有力的抽插,一直在不停发骚发浪地淫叫。
1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