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返回首页>>【成熟的女人最有味】欣赏加载中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那段时间,女朋友不在,我是白天上班,下了班我很轻闲,通常会上网泡着。
  那时上网几乎没有特正式的目的,基本上先看看新闻,然后玩会游戏。其它很多时候是开着QQ,再进一个聊天室,起一个名字挂在那里。
  我和她就是这时认识的,网上。我的网名叫那一刻的情,她叫月儿(名字我得替她保密哦),34岁,也许我们都不该称为网友,因为我们只聊了一晚,是通宵。我们以后的联络是短信,电话。但那一晚我们聊了很多,我们的观念,生活,很多很多。因为陌生,我们聊的很放得开,这应该是大家普遍喜欢网聊的原因之一吧。孔子云,食色性也,内心的渴望和好奇使我们自然聊到了性,后来,包括做爱喜欢的姿势,怎样容易高潮,什么感觉,身体特征等我们都进行了交流,当时真的感觉很棒,很好奇,下面一直硬硬的,小弟弟的头把内裤都弄湿了。
  在手指打字下面难受的时候,月儿问我「在网上做过爱吗」我更加兴奋起来,说当然做过,其实我只是看过网上的文章写过和文章里附的一些聊天记录,她又过来一句「我都湿了,我们试试好吗」这时候如果退缩那还叫男人吗,何况小弟弟也不会允许啊,于是我们你来我往起来。其实做过网爱的朋友们都知道,这时多数都是男的打的字多得多,因为总是男人主动啊,这一点看来从现实到网上都差不多。
  我打开电脑里存的一些色情小说,根据我们的进程在里面COPY一些文字话语,再PASTE发给她,竟然发现还很合节奏,我也省了好多事,最主要是有时间一只手来安慰小弟弟了,而她发来的也只是哼哼啊啊,湿了,流水,放进来一些很简短的话语,我知道她的手肯定也忙不过来,但我已经很爽了,这能让我有很多幻想,重要的是我知道她会很快乐。后来在我的引导下,她半天没有话,只是有些简单的单音节字过来,一会她说她高潮了,坐垫湿了好大一块。我真的很满足,尽管我还没有来。
  我们交换了电话,因为她老公也不在家,我们当时就都听到了对方的声音,她的声音是慵懒的,我当时觉得是刚好受过的关系吧,让我好有欲望,我们电话中继续着我们的爱,在她的呻吟声中,我喷发了,只觉得无比的激烈,她也在我的低吼声中到了她的第二次。
  其实我们的交往是在后来。虽然网上都已经做过了,可是谁也没有提出要见面,我们几乎每天都有短信电话往来,但由于时间等原因,我们几乎再没有在网上碰面。
  OneMonthLater这一个月的电话短信中,我们互相了解了更多,她在政府机关做公务员。我似乎已经迷恋上了月儿那慵懒的声音,我也能感觉到她那隐隐的渴望,那是对不期而至的激情的渴望,而那也同样是我渴望的。我知道应该会有事情发生了。
  我们在同一个城市,根据她告诉我她家的地址,我知道我每天上下班坐的公交车都会经过那里。于是我告诉她,为了以后我们的安全过渡,我会在下班的公车上和她见面,我在车上,她在车下,算是第一面。我们事先都没有说自己的衣着,但在公车匆匆开过的一瞬,我们都发现了对方。我看到在路边电话厅旁一个女人,30多岁,穿蓝色半袖衬衫,下身黑色裙子,162,3的个头,是感觉很好的那样的女人,她在盯着我们的公车在看,我想就是她了,在车上朝她挥了挥手。
  显然她也发现了我,跳了两下也向我挥手,当时我都有些呆了,只觉得她的胸也跳跃了几下召唤着我,我有些魂不守舍。
  第一次见面我们都感觉很好。真正的见面是在几天后。依旧短信诱惑了几天,这天天气特好,我有种特想见她的冲动,后来她说也有同感。我想释放自己的激情,我想揽住她那跳跃的酥胸,我想真实的做我们网上所经历的,我想和她做爱!
  这天我们互通的短信也很激情,到最后她短信问我「你真想跟我做嘛?你会不会后悔?」我当然要把局面控制住,说「当然!我想!决不后悔?」她回:那见吧!
  见面是在一家有农家炕样子的餐厅里,我们面对面坐在单间的炕桌上。待服务员上完菜走出去,我们对望着,不说话只是笑。
  过了良久,月儿开口了:你怎么不说话,还坏坏地看着人家笑什么啊?
  我咧开了嘴,笑着说:我在想怎样能捏到你的鼻子。
  说着我的手就隔着桌子伸了过去,她躲了躲,但最终没能逃出我的魔掌,嗔着的鼻子被捏到了,我当然不舍得使劲捏,假装用力晃了晃手,说:我说过的,决不会饶了你。她打落我的手说:去你的,看把你坏的!
  说实话,我对月儿感觉很好,我喜欢她的嗔怪的表情,喜欢她柔顺的头发漂过来的淡淡发香,喜欢她盯着我笑着看我的样子。
  我们一边吃一边聊,轻松暧昧的气氛在我们两个人周围萦绕。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谁也不说话了,静静的看着对方,两个人都是一脸的严肃,她轻轻的说:走?
  我说:走!
  她说:去?
  我说:去!
  于是我们下炕,我动作灵活,先下到地上等她。她因为弯下腰穿鞋,上衣被抻了上去,露出了一截白白的腰,下面圆圆的屁股更加突出来。我的小弟弟再次撑起了帐篷。她穿上了鞋子,站起来抬头望到我,看到我怔怔的样子,她笑了。
  为了逃避尴尬,我趁势想再去捏她的鼻子,没想到这次她也下手了,张着手也要来寻我鼻子,我们都得手了,然后就抱在了一起。
  吻……是那种急迫的互相追寻的吻,她滑滑的舌头伸进我嘴里,我贪婪的吮吸着,我们的舌头绞在一起,我的舌头也顽强地顶入她的口腔,马上就让月儿滑溜的舌头卷起吸了进去。
  我的小弟弟「早就不听约束的顶在了月儿的小腹上,她喘息着,我右手揽着她的腰,左手趁机从她衣服下面伸了上去,再从她的胸罩下面掏了进去,她的乳房就在我的掌握之中了。
  只觉得她的乳头很小,我捏着她,作旋转式的轻揉,然后手指又深深的陷入乳房上,丰满软绵绵的乳房从指缝里绽出些许。
  月儿呻吟着,重重地喘息落在我的耳边。我觉得月儿好需要我怜爱,于是低下头,弦住了她的暗红的乳头,舌头在她的乳尖打转,尖尖的乳头被弄得坚硬而耸立起来,转了一会,再含在嘴里深深的吸。月儿腾出手,把乳房从我的嘴里拽出来,喘着说:我受不了,我们走吧,我要。说完手揉了一下我的帐篷。
  我也受不了了,我也想要,我想要我幻想了很久的……出了包房,两个小服务员看着我们,我看到月儿羞红了脸,我笑着对服务员点了一下头。
  随着宾馆房间门的关闭,我们再次抱在了一起,月儿双手勾着我的脖子,双脚荡起来盘在我的腰上,我们的嘴又吸在了一起。我这样抱着她,一步步走到床前,把她压在了床下。
  我们的目光又对视在一起,月儿在下面勾着我,我的双手垫在她的双肩下支撑在床上,她的目光有欲望的烈火。
  我爱怜的低头吻了她的额头,接着吻了下她的鼻子,并轻轻咬了一下,接着又起来注视着她,她微睁的眼神迷离着,幽怨地说:哥哥你真坏!说完撅起红嘟嘟的嘴巴往上凑,她的唇很湿润,很软,舌头在我口中热切地探寻着,她的腰背很丰腴,手感很舒服。抱着她温软的身躯,我的小弟弟早已把持不住,硬硬地顶在她的小腹部,牵得我小腹隐隐作痛。
  我解开了她的上衣扣子,她配合着我依次抬起肩膀让我把衣服脱了下来,我也掠去了自己的上衣,将她抱了起来,这样我们上身只隔了她的黑色乳罩,我们拥抱着,挤压着,亲吻着。我吻她的耳垂,她的下巴,脖子,再下来,落在她露出的半对乳房上面,我伸出舌头,探询她乳罩边缘的乳头,她的乳头已经硬了,在我来回勃弄的舌头下极有弹性。她紧紧地抱着我,双手不停地在我的背上摩挲,她呻吟着,不断地唤着:啊……啊……我习惯地把手伸到她背后,想解下她的乳罩,可是摸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搭扣,她说:你真笨。然后低下头,自己在前面轻轻一动,胸罩开了,两只乳就弹了出来,接着说:傻瓜!我傻傻地看着她的双乳,说:呵呵,我在研究你的乳罩。
  她的乳房很大,乳头翘翘地在乳房上挺立着,呈现暗红色,像两只小樱桃,乳晕不是很大,旁边有一个小小的黑色痣,整对乳房像她的身体一样,出奇地白。
  我忍不住又吻了上去,贪婪地吻着,不停地吸吮、拨弄着乳头,一只手则抓捏、摩挲着另一只乳房。
  月儿浑身热热的,软软的瘫在我怀里,张着小嘴喘着。我的小弟弟硬的好难受,于是我解开了腰带,抓住月儿的一只手,带着她伸到了裤子里,「啊——」月儿叫了一声贪婪的抓住了我的小弟弟。写到这,我想把他叫做小弟弟也许和实物有些不相称了,或许应该叫大家通用的叫法「大鸡巴」嘿嘿……但我一直觉得叫「小弟弟」比较卡通些,也可爱些,做爱本来就是很可爱很美好的一件事情,何必把他弄得叫起来凶巴巴的。^_^ 又跑题了。
  我松开月儿的裤带,她挺起腰身让我褪下了裤子。她黑色的内裤有着蕾丝,小小的性感迷人。我在她潮湿温热的内裤外面爱抚了一会儿,就把她脱了下来。
  整个裸体的月儿已呈现在我面前了。
  月儿的皮肤好白,很光滑,阴毛不算浓密的长着,阴阜鼓鼓的。我分开了她的双腿,暗红色的阴唇还合着,阴唇下端已经流出了亮亮的爱液。我轻轻地分开阴唇,里面是让人心疼的嫩红。我整个左手覆了上去,中指在她的肉缝中轻轻地蠕动。月儿喘息着,呻吟着,扭动着「啊……嗯……啊……」我手上已经满是她的爱液,我把手拿上来,两个手指分开后悬着一段透明的粘丝,我故意想逗逗她便说:月儿,看这是你的什么?她迷离的眼微微张开了些,双腿夹了我的腰一下「啊……你好坏」她的阴蒂很突出,外圈包着一层薄薄的嫩肉,我湿湿的手指轻轻的揉搓,月儿浑身抖了抖,明显觉得她的喘息更重了,她的阴蒂越发的挺立起来。只听她喘着说:啊……啊。真好……你摸得真好……感受着月儿的快乐,我更加兴奋,将头埋在她的双腿间,我的舌尖在她的肉缝间上下搅动,和着她的爱液,有叭叭响动的声音,一会儿,灵活的舌头又旋转着吮吸着她那勃起的阴蒂。刚刚旋转拨弄了一会儿,月儿忽然夹紧了我的头部,她的腰部往上挺,浑身颤抖个不停,眼睛紧紧的闭着,张着小嘴巴就那样挺着。我这样被她夹了好几秒钟,忽然她松开了我,长嘘了一口气。我知道她高潮了。看到身下的月儿这样的愉悦,我心中有种特满足的感觉。
  我嘴上粘着她滑腻的爱液,爬到上面对她吻了下去,她吮吸着,蠕动着,她的爱液和我们的唾液互相融和着,我感到她无比的受用。月儿调皮的小手伸到我裤子里,捉住了暴怒的小弟弟,听到她急迫的含糊的呻吟:上来干吧!
  听她这样说,本来就已经涨到顶点的小弟弟又挺大了些,裤子里再也不能容下。我几下子把自己脱得精光,挺着硬硬的物件,径直送到了她的下面。暗亮的大龟头沿着她的肉缝上下摩梭,我成心逗月儿,就是不往里面挺进,只是和着她的淫水在阴唇间摩擦,偶尔还点一下她突起的阴蒂,月儿急得不行,直说我坏,她双手抓着我有点翘的屁股,使劲的往自己身上压,下体也迎合着往上顶,娇喘着说:嗯……别这样了,求你,进来吧……啊……其实我早已经忍不住,就停止了研磨,顶在她的阴道口,开始慢慢的挺进。
  龟头刚进入,就觉得她里面好紧,完全不似我经历过的其它两个女人的。她的阴道出奇的紧!我停了停,问她:疼么?她摇头说不,双手按着我的屁股一下子把我压了进去,我只觉得我所有的全部进入到一个温软,滑润,挤压的处所里,我慢慢地抽动,感觉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处所也随着我而迎合,而紧握,而扭动……我的心好美!我一下一下地抽动着,月儿的表情看不出是痛苦多还是享受多,但我知道这是女人快乐到极至的表情。我更加卖力地工作起来,使劲地抽插着,我们两人的下体碰撞着,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她的小妹妹真的太紧了,我也抽插地太过忘情,不一会只觉得一阵酥麻,头脑一阵晕眩,我心想不好,得马上缓一缓,可决堤的洪水势头太猛,电光火石间,心头一闪,不能射进去,别让她怀孕了,于是在激烈的抽动中猛然拔了出来,激射而出的精液喷在了她的乳房,小腹上很多。
  这一次我没想到会这么快,完全不是以往的水平,我抱着月儿在怀里,对她说:我是不是快了点?
  月儿抚摸着我软了的小弟弟温柔地对我说:还好,我已经很舒服了!你刚才把我撑得满满的,真好!得到了月儿的夸奖,我都觉得飘飘然,对她说:你的也太紧了!把我小弟弟夹得这么快就吐了月儿在我怀里问我:我的紧你喜欢吗?我亲了月儿额头一下,说:当然喜欢了后来我们一起洗了澡,月儿还为我口交,这是我头一次尝到的滋味。整个下午,我们做了三次,用了各种我们喜欢的姿势,时间一次比一次长,月儿高潮了也许有三、四次,最后一次以后,我们拥在一起,都瘫在了床上。惨的是宾馆的床,床单上到处是我们俩的淫液,对不起了,宾馆服务员同志。
  以后我们经常的偷偷约会,别人谁都不知道,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我们之间都很坦率,我们可以坦然的互相告诉对方曾经拥有的异性,我知道她有过2个男人,她也知道了我有过2个女人。我们也互相牵挂,情感上的事我们都爱找对方倾诉,我们互相安慰,互相体贴,但我们决不是爱,应该是喜欢,30岁上的人,多出的一份爱就已经不是幸福,而是沉重!我们不要这份沉重,我只做我们喜欢的事,做我们爱做的事。我们互相都约定不破坏对方的生活环境,对于我们的关系,也许贴切的说法应该叫我们是「性福朋友」。
  现在网络上风行「木子美的性爱日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也许木子美的个性是很张扬的,我个人觉得无可厚非。但,我反对那样的「滥」,好像谁说的忘记了——「和一个人做爱,就是和和她(他)做过爱的所有人做了爱」,太滥了,真的好不安全!也许太多了的话,就好像网络计数器一样了,更在意的也许是登陆这个网站的人数。
  我一直崇尚安全健康的性爱,我从不找小姐,我觉得那是对美好性爱的一种糟蹋。我喜欢激情碰撞后自然而然的交往。
1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