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返回首页>>隔壁淫妇一晚帮老公连带二个绿帽欣赏加载中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前不久,隔壁搬来一对白领夫妻,男的是博士,在科研单位做主任,女的是外资企业办公室经理,两人都在三十五上下,却混得挺好,进出都开宝马车,所以小区里的居民几乎都认识他们。
  毕竟住在同一楼面,时间长了,我也对门前的新邻居有所了解,其实他们结婚已经将近6,7年了,男的叫顾俊,36岁,事业心非常强,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出国考察,对老婆也是关爱倍加,怕老婆一人在家寂寞,每次出去,时间长的,都会特地请异性朋友来家陪伴她住几天,回来的时候不是金链子就是LV包包,CD香水,绝对是个好男人模范,弄得整楼的女性朋友对她老婆个个妒忌在心。
  女的叫张丽莉,比老公刚好小2岁,在老公的加倍呵护下,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只有三十刚出头的样子,说来也正常能找到如此出色的男人,当然离不开那张公认的美女脸,号称有点像巨星萧墙,皮肤很白,还留着一头被染成偏红的卷发,每次和她对面相遇,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
  不仅如此,其实对我来说,最觉得势不可挡还是她的身材。这女人,算不上胖,却是属于丰盈肉感的那种,特别是她的胸,大得穿什么衣服都掩不住那条深深的乳沟,走路时总会轻微颤抖,而且她还略有小腹,绝对有女人味道,骨盆较宽,屁股又圆又翘,有事没事,总爱穿那种又短又包的裙子或者是那种很贴身的裤子,所以每次相遇,我总会不经意地去瞄她身体一眼。这样的身材,黄种人里可绝对是不多见的。
  说来也怪,结婚都好几年了,还是两个人,听说是女的爱玩,在家里待不了,所以才没生,不过也是,男人也不能对女人太好,虽说是个白领,每次老公不在,不到半夜,家里总是没人。有几次我还看到她在阳台上抽烟(我家和他们家的阳台是并排连着的就隔着排栏杆)更夸张的是这女人很喜欢交异性朋友,老公一不在,就频频把一些陌生男人带回来作客,有时一个,有时几个,难怪顾俊要请朋友来陪她,原来是怕出事。
  话说大奶子大屁股的漂亮女人容易红杏出墙,这话还是被证实了。本来我只认为她是个性格开朗,广交朋友,爱显露的女人,可自从那天以后,我对她又有了新的认识。
  那天我吃了夜宵,点了支烟,刚拉开落地窗,想到阳台上抽一把,就听到了一阵很浪的女人叫声。
  「啊……啊……啊……」还时时地夹出「啪啪啪」清脆的巴掌声。
  我分明还记得他老公今天早上提着公文包去了机场,航班好像是美国,何况前面的脚步声……我脑子里马上闪电般地产生一个念头,不会是她……对!前面门外那阵混杂的脚步声我们这个楼面就消失了,而且听来大多都是男人皮鞋的,她肯定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我马上冲到阳台,果然那些不堪入耳的浪吟是她们家里漫延出来的。
  「噢!噢!噢!……啊……噢噢噢……」真是淫荡至极。同时听到那里面还夹杂着「啪啪啪」的巴掌声。
  虽然我听不太清楚那女人在喊些什么,但是我肯定这的确是张丽莉的声音,风骚入骨,听着,我肉棒本能地刷地一下硬了。
  我立刻决定爬过去看看,尽管我这个人也不是那么爱管闲事,可那时,却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动力。我顾不上危险,毫不犹豫翻过栏杆来到她家的阳台上,更没有一点被发现的后顾之忧。
  显然没被觉察到,屋里激烈地战争仍然在继续。
  「啊啊啊!……胀死了……啊啊啊……」真是受不了,声音竟然那么大,我更加确定正在搞她的肯定不是顾俊,他绝对没那么厉害的,看来这女人真是淫得无药可救了,不知道为什么,听得越清楚,我越想看看里面的场面,光凭那声音就已经让我有点受不了了。
  我像特工一样慢慢的附下身子,强烈的好奇促使我不顾一切地爬到了她家客厅拉门前。
  我从窗帘的缝隙当中往里一看,说实在的,就那一刻,我被震撼了,说得更加切当一点,我是让里面的火爆的场面给看傻了。
  客厅里灯火辉煌,顾俊果然不在家,而张丽莉下面居然一丝不挂,正光着屁股,而且竟同时和两个如狼似虎的男人在谢谢上做爱。
  直到现在,那一幕常常还会清晰地徘徊在我的印象里:张丽莉是背对着阳台的,火辣性感的大屁股正好对着我的脸,说真的像她这种类型的女人穿裤子已经很让人冲动了,而那时居然是完全光着屁股,反而穿了一双乌黑的高跟马靴,把那只暴着光的屁股反得更白更肥,看了一下子就不消了,更何况屄和屁眼里还一上一下同时各塞着猛进猛出的两根火辣辣的肉棒,特别屁眼里的那根,又长又粗,每次进去要插到蛋碰到屁股才罢休,我毕竟是男人,真想冲进去一起搞她,又迫切希望她老公或是其他什么人能立刻破门而入,看她会有多尴尬。
  下面那个虽然动起来不方便,索性肉棒全塞在了她屄里,时不时地抽打她屁股,谢谢上到处淫水流淌,污浊不堪。
  很难想象一个女人的肚子里怎么能塞那么多东西,看了真是让人难受,这女人不仅骚,占有欲还那么强,一偷就是两个,难怪小腹会那么凸,看来是长期被干出来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张丽莉没有那么宽的骨盆,那么粗又长的两根大肉棒怎么能这样塞进去,看来老公一个人是满足不了她的欲望。
  厅里的灯很亮,照得这骚女人的屁股显得更白更丰实,连被抽的掌印还留在上面,尽管穿着裤子看上去,已经够丰满诱人了,在这种姿态下,那肥臀看上去更是肉感无比,热辣撩人,根本无法用文字来形容这种性感的程度,更不用说被两根大肉棒插得屄水漫溢,火辣的场面真是让人吃不消。
  我毕竟也是个壮年男子,怎么会受得了如此视觉冲击,顿时感到自己血液沸腾。
  「啊……国良……不要……啊……太深了呀!……你要插爆人家啊……啊啊噢……」「……我就是要插爆你!哈哈!阿王……你现在在她下面,也尝试下被彪得一塌糊涂的感觉吧!」插屁眼的男人叫国良,下面插屄的那位自然就是阿王了,真不知道这两个混蛋和张丽莉是什么关系,竟然能一起和她做爱。
  我实在难忍,那么好的机会,索性掏出硬铁般的肉棒,边看边拉,为了听得更清楚,将那两扇门,往旁边略微拉开了点。
  瞬间,一股腥臭味冲鼻而来,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隔着窗的地板上竟然隔着一块占满了黄褐色的护垫,上面的东西还是湿漉漉的,看来是刚从裤子上撕下来,扔过来的,这种东西居然会乱丢,绝对可以想象他们的饥渴样子。
  「啊啊啊……」张丽莉尽管被插的很惨,叫声依然很嗲。
  「啊……胀死人家了呀……啊啊啊……」「啪……」阿王对着她屁股上又是一击「喔……做啥啦……」阿王:「昨天晚上……我……我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啊?」「昨天……啊啊啊……人……人家老……老公在……呀!」国良:「……哈哈……人家在插屄……怎么会接你的电话?!」「啊……没有……啊啊啊……不要瞎说呀……我那男人……啊……我那男人每次不到5分钟就泄了……人家一点感觉也没有……喔呀……啊啊啊……哪像你们……啊……啊……弄得人家那……那么……啊啊啊……」不等张丽莉说完,阿王似乎听了兴奋了,迎屄往上猛顶了几下,搞得她话也说不下去了。顿时,只见更多的爱液涌出骚妇屄口,顺着阿王肉棒壁上,流到那两只饱满的睾丸上,那周围的毛也被闷了一大片。
  阿王:「骚屄!反映那么大啊?!……看来没几个男人一起搞,还真弄不爽你啊!……你屁股那么大,怎么和他那么多年了,连个屁也没有啊?」说着,他动作相对来说小了点。这家伙,趁人家男人不在,弄得那骚妇如此狼狈,还问得出这样的问题。
  「啊……笨啊!……有……有了小孩……还能让你们……这样……玩啊……噢噢噢……」国良:「你也真是的……人家生不生管你什么事啊!……人家男人还没发话来!……」说着对着张丽莉右边已经通红的屁股又是一掌上去。
  「啪……」清脆的巴掌声立刻回档在整个客厅里,很刺耳,听得我拉得更快了,说实在,眼前的东西太下流了。
  「啊!……我喜欢死你们了!……噢……爱死你们了……噢……啊……人家……好……好像快要……到了!」张丽莉话越来越骚,我真后悔没带个手机过来。
  「本……本来……啊……他……他还叫个女的来……来陪我的……啊……还好她没空……要么……啊啊啊……」我知道她想说什么,不过在那样的攻势下,越说越困难了。
  老手就是老手,国良看她语无伦次,便速度猛增,幅度也变大,我看他已经把所有的力气都发挥到了肚子上,有点拼命的感觉,插得自己的睾丸甩在张丽莉的屁股肉峰发出很响的「哱哱……」的碰撞声。
  本来张丽莉屁股还在摆动,这样一来,一下子停住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王:「噢……你那么狠……干什么……噢哟……我的肉棒也被你弄得疼来……噢……」阿王边说边将半直的双腿缩起,看来他痛了。
  「要……啊啊啊啊啊……爆……掉……了呀……啊啊啊……」我看不到张丽莉的脸,说真的,真想跑过去看看她那时候的表情是多尴尬的。
  国良:「……那……你在干什么拉?……一起呀……没看到她不行啦?……」国良自己说话有点吃力了。
  阿王:「下作呸!……噢噢噢……你想插绑掉她啊……下面已经很湿来……」阿王也不是老实人,言行全然相反,刚说着,肚子又向上面顶了,比前面还猛。
  「啊!……」就在他只顶了三下后,叫声还在延续,张丽莉连忙拉出屄中的肉棒,一串屄汁竟然是彪射出来,「嗞……」一声,全喷到了谢谢上。
  绝对让我大开眼界,这样的高潮太猛了,一般的女人还达不到这样澎湃的效果的,而且她不等爱液泄完,赶忙往后一挺,拔出屁眼里国良的肉棒就跨到了地板上,我看得很清楚,很多白呼呼的东西陆续从那只还张着嘴的屄里涌出,顺子大腿壁上留了下来,有的直接地落到了地板上,那地板是胡桃色的,上面有水看得很清楚。
  原来张丽莉那么急,是为了抽几张坐几上的卫生纸擦抹屁股和大腿,实在太多了,弄得她手忙脚乱,我看到她的脸,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尴尬的样子。
  也就在她弯腰,翘臀,清理屁股的那一刻,我的眼睛又充血了,因为我正视到了她那对豪乳,真是雄伟无比,硕大的两只坚挺的肥奶挂在胸前,毫无遮盖,故意卡在束身衣外面,随着身体摆动,一抖一抖的,那样子淫荡得无法言语,而且乳晕还特别大,颜色深得发黑,奶头已经呈柱形,显然是天天让男人咬出来的,这女人要么不生孩子,生得话,奶肯定特多我实在忍不住了,精液直冲云霄,那对裸露的好奶是我高潮的催化剂,这女人如果不带E罩,是绝对围不住的,话反过来说,这也算是她红杏出墙的资本吧。
  偷窥了那么久,才看到了她正面,张丽莉果然骚不可及,在家里插屄,还浓妆艳抹,连假睫毛也戴着,脸上的粉底已经不太匀称,显然前面已经和那两个混蛋亲热过了,最夸张的是她脖子里居然还围着条粉色的丝巾,出了那么多水,小腹还那么饱满,雪白的肚皮和下面一簇浓密的屄毛形成高对比,虽说我刚射过精,但看到这样的张丽莉站在面前,软掉的阴茎又开始硬了。
  国良和阿王虽然没有和她一起高潮,不过好像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各自点了支烟避开谢谢上的屄液,坐了下来。
  国良:「怎么会那么多!?我还以为她尿出来了呢。」阿王:「什么尿啊?你有见过乳色的尿吗?你见过女人这样高潮吗?」国良:「真服了她了,你看地板上还有那么多!」「什么啊?! 你们也太那个了吧!把人家弄得那么难看!」我发现张丽莉话里有点责怪的口气,不过她样子很羞涩。
  「还坐着干什么,看!把人家屋子弄得什么样子!……快!帮忙把谢谢弄干净呀!……快点呀……」阿王:「急什么?你这谢谢是真皮的,等下一起擦好来,你到了,我们还没解决来!」「两位大哥,别搞好伐!时间长了,味道都上去来。」听到这,我差点笑出来,这骚妇真是荡得没话说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如此污秽的行为会让一个邻居看得那么彻底。
  我那时真想顾俊会破门而入,嘿嘿!那样才够精彩。
  阿王:「丽莉啊!你天天都用护垫吗?」「有几天不用的。」阿王:「嗯?……」国良:「白痴啊!那几天用卫生巾呀!你真蠢哦!」「你好坏哦!国良,连这个也知道!」国良:「像你这样,索性天天用卫生巾算了!你看你那张东西饱和的不能再饱和了」阿王:「哈哈!」「神经病啊!拿人家开这种玩笑!你老婆怎么不天天用的啊?……那张垫子上面那面的东西都是你们刚才进门后一起吻人家的时候,才流出来的呀!还好意思说人家来!」阿王:「丽莉别生气呀!她老婆那有你那么淫啊!我老婆算得骚了,根本及不上你一条边呢」原来那两家伙也是有家庭的男人,竟然背着别人老公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国良:「你怎么会那么了解我的老婆啊?说怎么回事?! 哈哈!」「好了!好了!不擦了!不洗个澡,弄不干净的,你们接下来要怎么弄?快!
  我下面又痒了!等下一起洗算了」张丽莉擦得有点不耐烦,一把将手中的卫生纸扔进了旁边的桶里。
  国良立刻灭掉手里的烟,起身就走向她,边还回头对阿王说:「哥们,你在休息会,小弟先去帮帮她!」阿王那副贼样始终如一,看国良那么急,他也正好坐坐小板凳,他用叮嘱的口气说:「别太猛了!我怕轮到我了,她已经吃不消了。」国良:「嘿嘿!那就不管保证了。」说罢,停在张丽莉胸前,两人一拥而抱,像情人一般马上就热吻起来。
  真别说,这女人站的角度正好侧对着我,虽然同怀里那个高大威猛的男人相比还算娇小,可露在外面的豪奶肥臀实在让人感觉她深具那种前凸后翘的成熟气质,加上那贴身的束身衣包得身体又紧,越加把大奶子大屁股衬托得无比撩人。
  两人全然不顾旁边还有个阿王的存在,吻得热火朝天,肉麻至极,国良更是老练的不得了,为了帮她热身,该用的都用上了,一只手搂着她,另一只责在她腰壁上,大腿上乱摸,摸到屁股的时候,还时不时在最肥的地方捏一把,连直挺挺的肉棒也没闲着,在张丽莉凸出的小肚子上又是蹭,又是顶,搞得她不一会便脸红耳赤。
  「唔……唔……爱你……唔……」国良:「唔……有多少爱啊……唔……唔?」「唔……爱死了……嗯……你老坏的哦……唔……」国良:「唔……比你老公亲你舒服吧……」「嗯唔……不好比的……」真是个骚货,背着老公竟然这样说,平时看她搂顾俊那副样子,真是爱得不得了的样子,现在竟然这样。
  「嗯……可……可以来,快干人家呀,……」国良:「那要我怎么来?」「抱着我插好伐?」张丽莉居然恳求一般的对他说。
  国良二话没说,挽着她大腿,使劲往上抬,这女人还是有点分量的,我看国良的肌肉像是练过的,也费了点力才好不容易将她抱了起来,还好张丽莉配合,马上抱住国良脖子,才让那张湿漉漉的屄正好把他的大肉棒套了进去。我很清楚的听到「咕滋」一声。
  张丽莉马上叫了出来,「喔……」那么长一根已经完全塞进了她的屄里,只见里面遗留得爱液被挤出来一样,溅到了国良的裤子上。
  可能是张丽莉有点重,国良表情有点吃力,脸上的筋也清晰可见,不过他顾装轻松还问她,「怎么样?舒服吗?肚子里是不是火辣辣的?」一脸满意的张丽莉却没有肯定答复他,反而委屈地说。
  「还可以,你的太大了,就觉得不够辣,最好再进来一根。」听这骚妇这么一说,我的劲头又来了,怎么会有那么淫贱的女人,我边想边又拉出早已滚烫的肉棒来。
  阿王很接绫子,边淫笑边说,「丽莉,嘿嘿,那你是要我那根也进来老,你吃的消伐?啊?」「白痴啊?亏你长得蛮聪明的,我是要你插屁眼呀?别一厢情愿哦!」国良:「快呀!我抱着她,你从后面插她屁眼。」呵呵,其实他是希望阿王能帮自己分担一些张丽莉的重量,插得时候还能托把手。
  阿王拿出手机,阿王:「好!我来!不过,丽莉!你看!」就在张丽莉刚回过头的一刹那,阿王一按快门,国良:「马比,你有毛病啊?拍什么拍啊?」阿王:「别生气,效果很好的,以后给你们留作纪念呀!丽莉啊!那这副样子还真荡哎!哈哈!你自己看。」说着,阿王走到她身后,将手机画面放到她面前,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脚一踮,肚子一挺,一下就把肉棒插到了她屁眼里。
  「唔!……」张丽莉的脸一下子像抽筋一般。
  国良:「动作蛮快的么!难怪我觉得有股压力。」阿王:「怎么样!拍得还可以吗?」「你怎么连这种事也做得出的啦?」张丽莉口气有点硬,不过在我看来,更多的是吃力,毕竟肚子里已经完完全全塞着两根火辣辣的肉棒了,的确是全进去了,我只看见四只睾丸紧贴着她的屁股下面。
  阿王没有回答她,将手机放在了衬衫的口袋里,然后手也往她屁股下一托,慢慢拉出肉棒。
  就这样,正如我所料,两个男人一前一后,抱着当中的女人又开始干了起来。
  开始的时候还是蛮温柔的,而且主要是后面的阿王在插,国良的肉棒始终几乎是塞在她屄里。
  「噢……噢……国良,噢……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姿势有点难看啊?」淫妇就是淫妇,这个时候还问出这样的问题,我不禁摸了把汗。
  国良:「难看就让它难看吧!你舒服就可以了!」阿王:「丽莉,你这骚比不就喜欢这样吗!像这种招式用在你这样的喜欢偷情的女人身上最合适不过了。你说对吗?国良?」「我是骚比,那你就是戆卵!……噢……」阿王:「好!那你就见识下戆卵的威力!」说罢,阿王这家伙也不知道哪来的劲头,大增攻势,插得凶起来。
  「啊啊啊……」顿时,激烈的气氛又上来了,张丽莉叫的一声声变响,顷刻间,整个厅里浪叫连连,屄口爱液不断,阵阵淫味朝我扑袭而来。
  我的速度也加快了。毕竟已经射过一次了,这回没那么容易爆发。
  忽然,浪叫中传来手机音乐。
  「啊啊啊……啊……是我的……是我老公打来的!」阿王故意不理她,反而越插越猛。
  「啊……啊啊啊……听到了伐啦……啊啊啊……电话……来……」国良:「啊哟……让他去……等下再打过去好来!」「不行的呀……噢……噢噢噢……这个时候不接电话……啊……要……怀疑的呀!……手机拿给我呀……啊啊啊……」我正看的火爆,拉得来劲,听她这样一说,倒也觉得这个电话来得不时时候,什么时候不打,怎么在这个时候打来。
  「搞死了!」阿王当然不高兴,正在发力阶段,只见他一脸不高兴,不过还是略弯下了腰,把坐几上的那个诺基亚7610递给了胸前的张丽莉,还说,「那你快点啊!……国良,我们别动,就让她这样打。」不会吧!让一个女人在这样的姿态下给老公打电话,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不过,那骚妇却也是那意思,她接过手机后,居然没有拔掉屁眼和屄里的阴茎,依然抱着国良,索性立马就接通了电话。说真的,再怎么样,她这个举动是我绝对没想到的。而且那时,抱着她的两个家伙是让她大部分体重都压在那两根肉棒上的,很明显,那只肥实的屁股下面只看的见四只睾丸,棒子全在她体内。
  「老公!那么晚了!你怎么打电话来了啊!」倒!她的语气竟然还非常嗲,嗲得刺骨,不过我总觉得那话音很不自在,也难怪,下面塞了那么粗大两根东西,怎么能若无其事呢。
  「……」「可以打来的呀!老公!我只是太想你了呀!听到你的声音当然很高兴老!
  已经一天没见你来!人家很想你唉!」「……」看的出,听她这样说话,前后两个男人都有点犯恶心了,他们皱眉的瞬间说明了这种想法。那个国良也倒实惠得狠,头一抬,就朝张丽莉右边那只奶咬去,一口便将她连乳带晕全没在了嘴里,看得我心里发毛。
  那骚妇被本来正在听着电话,被他这样一弄,表情更加尴尬,不过又很陶醉的样子,却没有搭理他。
  「你想我的话,那早点飞回来呀!人家想……那个了呀!」晕怎么这话也被她说的出,真是服了这个女人了,难怪他老公平时对她那么服帖,不过,顾俊打死也想不到正在和自己甜言蜜语的妻子竟然是屁股里插着两根肉棒同时在和他这样说,但愿他还是看不到的好。
  「……」终于,阿王还是按耐不住了,这家伙担子还真大,居然骂了出来,「测那!烦来!」「……」电话里的声音顿时吵了一点。
  只见张丽莉略显慌张地说:
  「哪有人啊!是电视的声音,你等等我关小点。」国良全然不顾,正自得其乐,咬着她奶头头往后一仰,奶子被拉长了,又一口吐掉,反复做着这下流荒谬的事情。有时还伸出淫乱的舌头在那光洁丰满的肥乳峰上舔上几口。我也想去试试。
  电话继续着,骚妇的表情越来越不自在,好像恨不得马上扔掉那手机。阿王猴急还是暴露了,见这骚妇还在聊,将那根束缚已久的肉棒拉了一把,紧接着不顾一切地又顶了上去。
  张丽莉,本来只是有点尴尬,这下一来,她又不能叫出声来,那一刻的表情比孕妇产子还痛苦。
  「……?!」「我没什么!老公!……谁叫你电话来得不是时候呀!人家在那个呀!」「……!?」「白痴啊!你!人家在大便呀!前面正好一根出来!所以……」她竟然这样敷衍,连那两个混蛋听了也直摇头。
  「……」张丽莉的紧张的表情似乎平息了一点,不过她在这时竟然没有拔掉屁眼阿王的那根东西反而急着要挂电话。
  「……老……老公……乖噢!不说了哦!你早点睡觉吧!明天再打给我噢!
  ……你在外面给我识相点噢!……拜拜」说完,连忙按了下手机,接着扔在谢谢上。
  唉!试想一下,如果你深爱的女人在你们的爱巢里,一边抱着一个男人的同时,屁眼里塞着另一个男人的肉棒,一边还在和你打电话,那是什么味道啊!
  「戆卵……你那么急干什么啦……人家电话还没挂来,万一我叫出来怎么办啊」张丽莉真的生气了,尽管下面肉棒依然各自都还塞在那里。
  阿王却答非所问:「怎么样?他明天回来吗?」「他后天下午的飞机,所以,你说你急什么,时间多来!」这女人真是精明,一点时间也不浪费,连这事情也排得那么好。
  阿王:「嗯!那明天下午我来找你噢!」「不要嘛!人家要你和国良一起来嘛!」语气一下子360度大转弯。
  国良:「老兄,我早说过了,丽莉不喜欢一个人上的。」「唔……宝贝还是你了解人家啊……来!奖励你!……」说着张丽莉「啵……」得亲了一口国良。
  哪知那阿王听了反而一下子不爽了,只见他撩起右手对着张丽莉的淫骚漫溢的屁股就是重重的一掌。
  「啪……」客厅很宽阔,竟然还有回声。
  那骚妇正在亲国良的嘴,这样一掌上来,她连忙吟了一声。
  「唔!……」阿王见她陶醉,立刻就雪上加霜,肚子狠狠往前顶上去,本来只有睾丸在外面了,再这样一戳,张丽莉实在屏不住,甩开国良嘴唇就「啊……」了出来,我还看到她身体被插得振颤的同时,那对硕大的肥奶子也跟着一抖,居然不经意甩到了国良脸上,那样子真是淫荡得难以形容。
  国良:「你狠的!」阿王乘热打铁,重复着这样的攻势,插得张丽莉动也动不了,只能抱着国良,放荡大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阿王丝毫不给她喘气的机会,每一下都歇斯底里,边插边还反复问她,「怎么样?我一个人够不够?!……嗯……!?」……张丽莉根本说不出话,到后来连「啊!」也喊不太出来了,太激烈了,她的脸胀得通红,眼睛紧闭着,嘴里只能闷喊:
  「唔……」满屋子最清楚的只有激烈的撞击声了。国良的肉棒还塞在屄里,骚妇的小腹毕竟就这点空间,他插得连国良也痛苦了起来,太火爆了。
  谁知阿王手段「毒辣」,刚把气氛带起来,眼看这淫妇的表情越来越难看,即将高潮,他竟然来了悬崖勒马,「呲」一下得整根拉出了屁眼里的肉棒,弄得她「啊!」得尖叫出来。
  「做啥啦!人家刚刚就要到了呀!你玩我啊?快点呀!进来呀!难过伐啦?」说着伸手就一把拽住那根刚被甩出来的几乎冒着热气的臭肉棒,又急吼吼得想往自己屁眼里塞。
  国良:「他看来是不行来!要不要换我啊?猛男!」阿王:「屄女人!快叫我一声老公!快叫!叫得好听!我再奖赏你!」「老公!不要呀!人家要你呀!老公,来么!」那只带着钻戒的手还是牢牢抓着阿王的肉棒。
  阿王:「老婆!你爱不爱我啊!」张丽莉已经完全对他没办法了,硬又扭过了脖子,嘴唇厥得老高狠狠得吻阿王,边说,「唔嗯……人家爱死你了呀……唔……坏老公……进来呀!快呀!人家肚子里难受死了……唔……」阿王在不知不觉中,阴茎已经被她一头塞进了屁眼,一鼓作气,又猛轰那只悬在空中的大屁股。一上来就弄得张丽莉再也吻不下去了,连忙放开嘴巴,那双夺魂陶醉爱恋而又痛苦的眼睛却始终停留在阿王的脸上。嘴里还不经意得吐着淫语,「爱你……爱你……爱……」声音再颤抖,肥白的奶子也在颤抖,满屋子又是一片「哱哱哱哱哱」在连绵起伏。
  真是会玩女人啊,连这样高要求的女人也弄被搞得这样毫无尊严,如此场面袭袭扑来,我怎么能忍受的了,精液又一次喷射了。
  就在我龟头慢慢开始萎缩之际,突然听到国良叫了出来,「呦!……」我头一抬,正好看到一股东西重重喷射在地上的瞬间,比前面还多,难怪国良会这么大反应,他的裤子上也已经一塌糊涂,都是湿掉的滩印。
  尽管,张丽莉屁眼里的肉棒已经滑了出来,正搭在她股背上,上面还沾满了黏液,但还不时有爱液滑过股峰滴落到地板上,看那神情,我知道她肯定是已经到了,又是一次超级高潮。她顾不上地板有多脏,只是带着尴尬和疲倦扑在国良怀里,喘着气,一只手还从下面紧紧地捂着屄。
  我很难把这个白领女人平时的气质和高傲和眼前的她联系到一起,但是事情的确如此。
  国良:「侧那!朋友,看不出吗!那么快就让她去啦!等下再让我插屁眼,我要比你还狠!」阿王:「不懂了吧!这骚屄直肠里有个神经末梢,是刺激点,要往那个位置顶事半功倍,等下你要付学费的哦!」「坏死了你!你这个畜牲!还说呢!晓得伐!前面奶差点被你搞出来!看!
  把人家家里弄得什么样子!水漫金山来!「说着放开屄从后面一把捏住阿王那根粘糊糊散发着屁眼臭味的肉棒拉了几下。
  国良听了到是起劲了,对着张丽莉一只奶,抽了上去,「啪……」声音很响,那奶被抽得直抖,那一瞬间简直又让我欲火高涨了。
  「你这骚货,我就是喜欢你彪水的时候那副表情,不过你以后知道要出来了,捂捂好,好伐!你叫我穿这条裤子怎么回去啊?我老婆一闻就知道上面是什么了,马比!那么多!」说着就把张丽莉里抱到了谢谢上。
  「巴子啊!出来的时候,人家怎么屏得老啦!而且捂了呀!等下你先穿我老公的裤子回去好来。」国良没理会她,用拖把擦干了被弄脏的地板后,他们又开始了,还是抱着干,只是两个男人的位置换了一下,顿时,浪叫声,巴掌声,撞击声回荡在客厅的每个角落。
  这么好的风景,我怎么舍得离开,虽然是在偷窥,但是视觉,听觉,甚至还有嗅觉,三方面感觉同时冲击,我的肉棒竟然又勃了起来。
  突然,门铃响了,对!就是她家的门铃响了,这次张丽莉很坚决,她立刻摆脱掉前后的男人,同时轻声地叫他们快把家伙放好,拉好裤子拉链,他们也算是错乱不及吧!肉棒都还竖着,强行往裤子里塞了进去。
  张丽莉也立刻披上了睡袍,因此,我的视野里顿时少了几分肉色。她跨到门前,看了猫眼片刻,便打开了门。
  「啊呀!是你呀!阿慧!……呵呵!你不是去和你朋友看电影了吗!」走进来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人,年龄和张丽莉差不多,身材可久不能比了,属于没屁股没奶子的那种。
  「是啊!丽莉,他刚回去,我正好路过你这,顺便来看看你,原来你这有客人啊!」「是啊!是啊!他们都是我同事,来问我借片子的,刚来,正好在我这坐会,这样!你快进来呀!喝杯咖啡,大家聊聊吧!」「不用了吧!既然这样,那我先走了,对了!丽莉啊!你快开开窗呀!你屋子里好像有一股怪味道哎,说不清是什么味道,你闻到了伐?!“「嗯?不会吧!我怎么没感觉到啊?呵呵可能时感冒了吧!」「那好吧!我走了!拜拜!」「不送你了啊!」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爬回到了自己家的阳台上,我回到床上,前面的镜头老是在眼前出现,那夜我想了很多:其实世界上再淫荡的女人也不过如此吗!她为的不是名利,不是财富,居然只是满足自己的占有欲,体会身体做事时的快感,高潮时的释放感,就能如此不顾尊严和承诺。
  上个礼拜,顾俊请朋友庆祝,因为她老婆怀孕了,他高兴的真是五体投地,可是又有谁知道那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呢!哈哈!大概就连张丽莉自己也说不清楚吧!
1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