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返回首页>>预谋诱惑爸爸欣赏加载中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分镜头于小影:传说中那个每年最煽情的4月已经过去了,进入了热浪滚滚的武汉的2012年的5月底,我是个性格比较孤僻的女孩子,今年已经21岁了,在这个春暖花开的4月里谈了一次中型的恋爱,经过一个月的热恋+激情后,变的很平淡了,甚至有些时候,我们之间的性便成了唯一的寄托。
  男友对我很好,但有时候也会招我烦,因为我比较喜欢孤独,他很郁闷我对他若即若离的状态。但在我看来在这所三流的大学里,谈恋爱是唯一一件比较真实的事情,今年大二明年大三后年毕业,日子很平淡,理想成空气,一切索然无味。
  于是我便有了上网的嗜好,因为在学校旁边租的房子,比较自由,不过不喜欢玩网游,我也不知道喜欢什么,看到什么点什么,想起什么就链接什么,可能是想找点刺激来浇灌一下自己无聊的心境吧,看起来无所事事,但是时间却很快,每次都不知道不觉已经到凌晨3点,于是迷迷糊糊睡去,睡过早上的课,睡到中饭再起来。
  直到在被一个网友拖到一个聊天群。
  这个群里的人都在聊一种血亲之间的性爱的话题,太不可思议了,特别是父女和母子相关的,看着她们聊的那些话题,他们发的那些文章和小说,我就在想,一个男孩子,怎么可以和自己的妈妈上床做爱,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在至亲的爸爸身下承转颜欢,我有些崩溃了,看完后我马上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用凉水冰冷一下我发热的脸和要崩溃的脑子,然后我又鬼使神差的回到电脑旁边。
  在这个群里将一个「晓晓」的女孩子加为了好友,喜欢和她聊天,她比我大,我叫她姐姐,她在22岁那年和她的爸爸有了那种关系,然后在我的追问下她很详细的告诉了我所有的情况,怎么跟爸爸重逢,怎么和爸爸暧昧……她的文笔很好,看着她慢慢给我说完,我感觉我脑子混乱了,凌乱了,但从心底又涌上一股温暖,感动,刺激,还有下身的那种湿热和快感,后来我们都睡了,我甚至还做了个梦,梦到看到我爸爸和妈妈做爱,然后不知道怎么搞的变成了我和爸爸做爱,我害羞的捂住了脸,结果手还被爸爸拿开,我也兴奋了,居然搂着爸爸的脖子亲吻,最后居然感觉高潮了,感到从没有过的快感,接着我就醒了,浑身汗湿,双腿乏力,呼吸困难,我坐起来捂住脸,让自己平静了一会儿,就去卫生间冲澡。
  脱了衣服后我一丝不挂的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爸妈给了我一张虽不娇媚却很俊俏的脸,皮肤很白却不失红润,我身高1米63,体重49公斤,看上去不胖,但男友说我很有肉感。温水洒在我的身上,我的手滑过敏感区域的时候,体验着从未有过的悸动和快感。
  整个下午在恍惚中度过,脑子全是晓晓姐描写和她爸爸那些文字,甚至还有我爸爸的影子。我爸爸今年46岁,10年前从国企辞职后,就一直在经营自己的店面。小时候我也是个爱在爸爸腿上撒娇的女孩了,自从16岁后,和爸爸就疏远了,但一直也被爸爸无微不至的照顾笼罩,所以我的成长一直平淡而幸福。
  晚饭的时候我男友来了,我照例在晚上迎接他的激情,也释放我的激情,和男友做爱的时候,脑子里经常有爸爸的影子闪过。完事后,男朋友问我,你今天怎么表现这么疯狂,不就几天没见吗,我在黑暗中脸发烫了。我从不让他在我住的地方过夜,我喜欢一个住,孤独而自由。
  在当晚和晓晓姐的聊天后,我再次被她和她爸爸的性福打动,晓晓姐那清美的语言像一杯放了罂粟的红酒,让我对这些开始沉迷起来,慢慢的我也开始向往晓晓姐那样的生活,在我曾经感到不可思议的「父女乱伦」面前,我,有点沦陷了,有时候在睡前,甚至很期待和爸爸那样子。
  终于在有天晚上和晓晓姐聊天的时候,我给她说:「姐姐,我很羡慕你们,我也想像你们那样子,你教教我,该怎么办?」晓晓姐说:「妹妹你是真的吗,真的,以后也不会后悔?」「不会的,我觉得像你们那样,刺激而幸福,我真的很想体验。」我说。既然想了,我绝不会后悔。
  「你平时和爸爸亲近吗?」
  「16岁前是听亲近的,现在很少了,最多是趴在爸爸肩膀上。」「多久没见他了?」「没多久啊,不到5个月吧,寒假结束后没见过。」「你这样吧,先跟爸爸多联系联系,告诉你爸爸你很想他,记着,在晚上11点后发这个信息。你知道吗,在这个时候发这个信息,会触动中年男人内心深处的小魔鬼,就算你是他女儿,也一样。嘻嘻。」「姐姐我听你的,那我今晚就发吧。」「知道怎么发吗?姐姐教你,嘻嘻,给爸爸发:爸爸我想你了。然后记者第二天再给妈妈发:妈妈,我想吃你做的***了。这样,会好一些。」「恩恩,我记住了。谢谢姐姐。」晚上我就照着姐姐说的发过去了。发的时候手都有点汗湿,然后是紧张的等待……分镜头于光:
  在江汉平原富饶的地区,我和我的妻子女儿很普通的生活着,我觉得这种普通很幸福,因为我这么多年来一直陪伴着妻子,听上去很平常,却难能可贵,而且我们又有一个乖巧而漂亮的女儿,作为一个父亲,能够一直伴随女儿的成长,从未离开,这首先是一个做父亲的义务和幸福。因为我不曾想象有甚至只有半年未见到我的宝贝女儿我会怎样,所以我坚守在女儿的身边,给她应有的爱护,关怀……我叫于光,今年45岁,女儿叫于小影,今年21岁,是省城一所大学的大二的学生,看着女儿从嗷嗷待哺到亭亭玉立,从小时候的坐我腿上的嬉闹到16岁后慢慢的与我生疏,我站在旁边更像一个护甲的骑士,虽然不是让我的宝贝女儿锦衣玉食,但最起码也衣食无忧。现在女儿长大了,又长的那么漂亮,知道我总会有将她交给别的男人的一天,我越来越诚惶诚恐的等那一天到来。
  从我的感觉上看,女儿应该有了男朋友,其实很正常,因为这个年龄段的女儿,对父母少了依赖,所以跟我和她哈哈哈交流也越来越平淡,男女有别,哪怕她是我的女儿,除了满足她想要的东西,我也只能站在一边看着她成长,恋爱,离开我们了。
  这天晚上,在这个照例开足了空调还是睡不着的夜晚,床上是熟睡的妻子和睡不着的我,我想着过去的,未来的,当然,也想除了身边的妻子之外的女人,想会想起女儿,但在这时候,我却收到了女儿发来的手机短信。
  短信很简单:爸爸我想你了。
  我从未像现在那样的觉得这么幸福,女儿已经很久没给我说过这么感性的话了,但转念一想,是不是女儿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于是我到阳台立刻给女儿打了个电话。
  「喂,爸爸,还没睡呢,还是女儿吵醒你啦。」女儿用普通话调皮的说。
  「小影,你怎么还没睡,爸爸收到你的信息啦,你怎么了,不开心啦,还是遇到什么烦心的事情。」「想爸爸了,可又不在家,见不到爸爸,难道会不烦吗?嘻嘻。」「……捣蛋,真没事情吗?」「真的没事,人家就是想你了。爸爸你怎么还没睡,是不是也想我了?」「爸爸哪天都想你。臭丫头。呵呵,没事就好。马上放暑假了,爸爸去接你回来。」「好的,那爸爸早点睡吧,我也要睡了,爸爸晚安。」在深夜女儿告诉你她想你了,你们体验过这样的幸福吗,我激动地浑身发抖,让我感觉像回到了女儿小的时候,如果,如果女儿,现在在我面前,我肯定抱抱她。女儿,爸爸,何尝不想你。
  分镜头于小影:
  我紧张的挂了电话,这全不是我平时和爸爸说话的语气,我把头埋在毛巾被里,发了一会呆,起来户我打开QQ,发现晓晓姐还在线。
  「我爸爸回电话给我了。」
  「哦,爸爸说什么了吗,他觉得惊讶吗?」晓晓姐说。
  「还好,我能感觉出爸爸很幸福,激动说话都不利索了,都是我不好,很多年没给爸爸说这些了。」「没事,他觉得幸福就好。」「姐姐呀,接下来,怎么做呢?」
  「这个每个人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我不可能让你像我那样的,呵呵,不过丫头你要记着,这次爸爸只是激动和幸福,想要爸爸对你有那种心思,你还得多花点心思了。这个其实不难,听姐姐说,第一,你要像看男朋友那样的眼神去看爸爸,你放心,他能感觉到的。
  第二,你不是快放暑假了吗,马上就回家了,在家的时候,和爸爸单独在的时候,适当穿的漏一点性感一点,或者经常穿很宽松的领子,然后在他面前弯腰,如果发现爸爸在偷看你,你就直接说爸爸,你在看什么呀,讨厌,然后对他笑笑,问她好看吗,记着说这个的时候要控制好表情,一定是娇嗔的。这种很管用,男人就是男人,他的兴奋点上来了,就不管你是她的女儿还是谁了。」「这样可以吗,姐姐?我怕爸爸会说我太随便然后教训我。」自从长大后我很少在爸爸面前娇嗔了。
  「没问题的,爸爸也是男人,记住,每个中年男人内心深处都有个小魔鬼,嘻嘻,并不是什么坏事,你放心好了,爸爸绝对不会因为你这样而教训你的,基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好吧,我可能得慢慢跟爸爸亲近,这需要时间的。直接这样没问题吧,晓晓姐姐?」「没问题的。这个世界上,只有爸爸是最舍不得你的,爸爸其实一直想留住你,想留住你的全部,包括身体,可是观念上都过不去,所以需要做女儿的多努力。姐姐明天就去美国了,可能过两个月才回来,到时候听你的好消息,呵呵。」「好的,我知道了,姐姐,祝你一路平安。」我好像变的更加义无反顾了。
  似乎这种刺激离我越来越近,似乎我隐约闻到爸爸身上的洗衣液的问道,淡淡的烟草味道,和那种说不出的男人的味道,似乎这种味道已经弥漫在空气中,我洗漱完后躺在床上,望着夏日的晚上才有的那种被路灯和黑夜交织成暧昧光线的天花板,每到这个时候,我都需要人来抚慰,我一直在问自己:怕吗?
  这个问题一直问到梦里,凌晨醒来后我抱着腿和头,对自己说,爸爸,你的宝贝要脱你下水了,我不后悔,相信你也不会的……5天后的清晨我接到了爸爸的电话:「丫头,起床了没,爸爸在还有半个多小时就到你那了,早点起来吧,一会爸爸带你去买些衣服。」讨厌的爸爸,为什么不昨天晚上来呢,我狡黠而失望的一边嘀咕着一边起床。我有意换了件超级短的短裤和吊带衫,对着镜子一看,吊带衫不错,属于平视都能看见沟沟的那种,爸爸比我高15公分,想不看到我这里,很难。
  决定好的事情,绝不会后悔,这是我的习惯,我提上小包下楼等着爸爸。
  看见爸爸的车子驶进小区的时候我就迎了上去,还不习惯拥抱的我,只敢用头蹭了蹭他的胸膛,昨晚臆想中味道扑鼻而来,我抬头对爸爸说:「都不提前打电话过来,爸爸我饿了,带我去吃饭。」「就是,你看你都变瘦了。」爸爸拉拉我的头发,从上到下看了看我,眼睛被我60%露在外面的肌肤逼的闪闪烁烁。同时我也捕捉到了爸爸的眼睛停留在我的胸口的那一瞬间。
  「你看你穿的这么样,不怕有坏人吗?」
  「跟爸爸一起,我才不怕。」我破天荒的挽住爸爸的胳膊,并且小心的用乳房去轻触,能感觉到爸爸的胳膊逐渐变的僵硬。
  真好,最起码,我跟爸爸亲近了。而且是那么自然的没有阻碍的亲近了。吃饭的时候我和爸爸之间的谈话我也变的轻松调皮,甚至掺杂了丁点挑逗,能看出来爸爸一点都不反对这样的亲近,眼睛里透漏着许久没有的光芒。而且还不时的打量我,控制着自己不使目光落在我脖子以下。
  嘻嘻,色色的爸爸。晓晓姐说对了,每个中年男人,内心都有一个小小的魔鬼,即使,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
  我的计划,很顺利。
  分镜头于光:记忆中小影已经很久没和我这样亲近了,以前在一起最多是用手抓着我的胳膊,今天居然整个胳膊的挽住我。偶尔接触到的柔软,让我没有办法放松胳膊,这个傻丫头,放假了就这么开心吗。看着女儿闪亮亮的眼睛,我问道:「丫头,想吃什么?」小影突然一下转过身正对这我,攀着我的脖子:「爸爸我想吃西餐了。」女儿穿着低胸的领口的衣服,那颤动的雪白的一片像磁铁一样的吸附着我的目光,真的是没有办法移开,女儿这时发现了我的眼神。
  「讨厌的爸爸,你在看什么呀。」女儿连忙用她雪白的右手捂在胸口,眼里尽是娇媚的说。
  「还赖爸爸,你看你今天穿的。可别这样穿了,又不是在家里。」我有些口干。
  「哦,你在家里也注意到人家这样穿了吗?」女儿用她灵动的眼睛只是着我说。
  「越来越不像话,走,我们吃法国菜去。」我抓起女儿的小手拉着她走,已经很久没有拉过女儿的手了,今天女儿的大胆活泼给让我没有顾虑的拉起她的柔软的手,今天和女儿的这种亲昵让我倍感幸福。
  在餐厅里很多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手牵手的我们,连迎宾小姐都带着诡异的笑,在等包间安排的时候听到有人小声议论:现在的女孩子,那么年轻漂亮……我和女儿对视一眼,女儿眼里尽是妩媚,朝着我伸伸舌头。我也不顾旁人的捏了捏她的脸蛋,满手的温腻,手上的小手温软滑腻,柔若无骨,印象中还是好多年前她的手只有我手掌般大时候的感觉,我慢慢的将她的手放在我的右手,然后试探性的揽过她的腰,女儿也很温顺的将头靠在我右肩膀上,发梢的清香,和那让男人的沦陷的体香,又是在充满着浪漫情调的法国餐馆里,让我将怀里的女儿错认成了20多年前怀里羞涩的妻子,在谈恋爱的吗?
  谈恋爱!怎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我放开的女儿的小手,然后把腰上的我的右手抽回放在她肩膀上,我狠狠的压制着脑子里不停让出蹦的邪恶念头。将女儿带到包间,然后正色的问起女儿的学习情况。
  「丫头,你上大学了,爸爸也不想象高中一样盯着你的成绩,但是还是得以学业为重,其实大学才是真正学知识的时候。懂吗,中国的的教育和国外相反的,国外时候小学中学很轻松的读完了,但大学就得狠辛苦的毕业,中国呢,该玩的年龄在读小学中学,都是被盯着学习,很辛苦,到了大学,就放羊了,没有多少孩子在大学里拿出在高中学习的那个劲头的,丫头记住了吗,大学学习还是很重要的,只不过方法和范围不一样了而已。」我完全是老男人的心理素质,刚才还满脑子坏念头,一个直角转弯就立刻变成了道貌岸然的,说完这些后我也觉得转变太快不好意思,接着说:「当然,我也不想让我的宝贝女儿那么辛苦,你需要什么,想要什么,爸爸一定满足你,知道吗?」女儿一直做在我对面,托着腮帮看着我说话,「我想要爸爸陪我读书,可以吗?」「丫头你在开玩笑吗,爸爸当然想陪着你,但是你这么大了怎么可能?」「爸爸,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晚上一直很想你呀,你以后周末就来陪我好不?」「别人的女儿大了都嫌爸爸碍事,丫头,你怎么会这么想啊,对了,丫头你没谈男朋友吗,可以让男朋友陪你啊。」一直觉得女儿有男朋友了,一直也不敢问,怕得到肯定的回答。
  「有过,呵呵,不过还是爸爸最好。」女儿说这话的时候看这我,转而脸疏的一红有看向碗里的的龙虾肉。
  「爸爸能代替男朋友吗?」我完全被女儿搞乱了思维逻辑。
  「有的时候,就是可以。」女儿转过脸不看我,我看这女儿洁白的脖颈和侧面优美的面部曲线,然后伸过收轻轻的拉拉女儿的耳朵。用我最温柔的语气说。
  「丫头,赶紧吃饭,然后回家。」
  分镜头于小影:
  从学校回家的路上,我坐在副驾侧,将靠背调低,半躺在上面慵懒的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发现爸爸在用后视镜和余光打量着我,我就保持者懒腰的姿势在后视镜里也看着爸爸,爸爸看着我的眼睛一会儿,然后又点尴尬的挤出了笑容,伸手将车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点,问道:「丫头,你不冷吗,看你穿这么少。」「不啊。」我回答的时候发现我还保持着伸懒腰的姿势,双手抱在车座的靠颈处,伸直了双腿,我那因穿着齐B短裤而大面积露出的双腿就暴露在爸爸的眼下,我嘿嘿笑着坐起身子,用手搓着大腿。
  「小心感冒。」爸爸看了一眼我用手搓着的大腿说到:「这次回家怎么不和男朋友打个招呼呢?」「早点回家陪你和妈妈嘛,好久没吃你们做的饭了,你看我是不是都瘦了点?」我拨开左边的头发给爸爸看着我的肩膀。
  「好了,好了,回家你想吃什么就让妈妈给你做,一直给你说,女孩子别那么瘦,爸爸就喜欢肉肉的女孩子,丰满点多好。」「爸爸,讨厌,是说我不丰满吗?」我很奇怪又暗喜的听到爸爸将「丰满」两个字用在我身上。
  「不是不是,回家多吃点好的,爸爸最喜欢看你吃饭的样子。」爸爸说。
  「知道啦,父亲大人,知道你喜欢丰满的,我这个暑假一定吃成个丰满的美少女给你看!」我有点大胆的一口气说了这句话,说完后下意识的吐了吐舌头。
  「鬼丫头,说什么呢!」爸爸转过脸来朝我瞪着眼睛笑着,我突然发现爸爸笑的时候嘴边的括号很是好看,岁月将爸爸鬓角的发丝染成了白色,却给爸爸一直保留着精致的五官,唇边的括号在我看来有点锦上添花的味道。
  「爸爸我给你点支烟吧。」我看见CD盒里香烟说到。
  「爸爸自己来点吧,你会吗?」
  「可以学嘛。」我拿出CD盒里香烟,抽出一支将过滤嘴咬在嘴里,然后笨拙的用打火机点燃后,吸了口。顿时呛的咳嗽起来。
  「给爸爸,别吸了,乖。」爸爸笑道,「让爸爸自己点吧。」「爸爸,已经点着了!」我扇着嘴边的烟雾将香烟塞到爸爸的嘴里,然后顺势有捏了捏爸爸的下巴。
  「谢谢宝贝女儿,记不记得上次给爸爸点烟的时候是多大,是你13岁的时候。」爸爸有点幸福的说到,「可是你慢慢长大后就不太听话了。」「哪有,爸爸……」突然意识到不是我不太听话了,是我很少和爸爸一起开心的闹了。
  「爸爸我这个暑假哪都不去,就在家陪你。」然后顿了一下说,「和妈妈。」「嗯,这个要看你的行动了。这可是你说的,那爸爸就把你管在家里,不让你出门了。怕不怕?」「我才不怕,看爸爸你能把我怎么样,还能吃了我不成。」我用越来越小的声音说完了这句话。大脑神经开始指挥我吐舌头,我没有,我把头低下,感觉脸烫烫的。
  「你要不听话这个暑假再乱跑爸爸就吃了你。」爸爸转过脸来看着我。
  「你刚才也说我不听话了,是不是想吃了我呢。」看来爸爸已经很平静的接受我们之间暧昧的言语了。
  「好了,丫头,不说话了,让爸爸好好开车。」爸爸往前倾了倾身子。
  「爸爸,你都是20多年驾龄的人了,还怕打扰呀。」我能觉察出爸爸有点激动。
  「……」爸爸一是说不出话来,看我我一眼,慢慢的说着:「丫头,回家好好养养身体,听哈哈哈话,爸爸当然也不会让你整个暑假都呆在家里,爸爸也比较忙,你没事也多出去找同学朋友玩玩,记得晚饭之前回来就行。还有半个多小时就到家了,丫头你睡一会吧。」爸爸拿出一张《保罗莫里哀》的音乐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我也没说话,看看车窗外,车子已经下了高速,飞驰在通往家里的一条狭小的柏油路上,两边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阳光穿过树叶透出斑驳的光滑过车窗玻璃,爸爸放慢了车速,我将车窗摇下,让徐徐的热风吹在我的胸口和发梢上,我喜欢夏日,即使骄阳如火,热浪滚滚。我很喜欢《保罗莫里哀》的音乐,我最喜欢让这钢琴协奏曲充斥在这种似睡非睡充满暧昧的空气里我舒展着身子,我的衣服只能盖住我身上三分之一的肌肤,我任凭爸爸的目光洒在我身上,我觉得像一把幸福的手在抚摸我,慢慢的,我睡着了……分镜头于光:
  看见女儿睡着了,我将空调和音乐调到了最合适的状态并且关上了车窗,我在铁路栏杆前停了下来,列车通过此岔口前将有一个长时间的等待,我转头看着旁边已经入睡的小影,柔顺的秀发遮住了半边脸,光洁的脸上未施粉黛显的白玉无瑕,我很自豪的注视着女儿的五官,长长的睫毛还在微微的动着,小巧挺翘的鼻子恰当的镶在脸上,红润的嘴巴微微撅起,像极了小时候撒娇的摸样,现在又被注入了青春的气息。呃,我的嘴唇上似乎还残留着她给我点烟时候在烟嘴上留下的唇香。
  20岁到22岁是女人最美的年龄段,一般是一个女人大学的最后两年,大部分都经历了恋爱,经历过远方,经历过知识,20以前显得含苞未放,毕业后又因工作而在脸上覆盖一层化妆品和无奈。我很希望在女儿的这个年龄段一直守护着女儿。现在女儿就像小猫咪似的卷缩在我旁边,显然,女儿已经和我走的很近了,刚才在路上的对话让我内心激荡起青春的血液,那股血液充入我的大脑的同时,也充入我的下体,不可否认,女人刺激着我青春的细胞,也唤醒了我内心的小魔鬼。
  www我像打量一个性感的女人一样看着女儿的身体,女儿因穿着吊带而露出雪白的肩膀,刚才女儿撩起长发露出肩膀的动作充满了挑逗,我确实喜欢丰满的女人,我认为女儿的肩膀应该再丰满一些,包括女儿的胸部,我的眼光随即扫在女儿坚挺的胸部上,路上我不知道偷看了多少次女儿白玉凝脂般的乳沟。这是做父亲的应该看的吗,我看着女儿嫩白的双手挽了一个很好看的造型放在她的大腿上,因为穿着超短裤,那修长丰硕的大腿和三分之一的屁股就直接暴露在我这个做父亲的的眼皮底下,我的下体已经无法掩盖的将我的裤子顶了起来,我不敢想象如果我和女儿不是在车里,如果是在只有我和她的房间里,我会变成什么样,我还能抵抗女儿青春肉体的诱惑多久,我不知道。
  每一个女儿,都是老天对父亲的惩罚。
  我看向前方,岔道铃声还在有节奏的想着,车厢里弥漫着女儿的体香,我仿佛回到了青春时期的我,旁边是自己倾慕的恋人,真希望岔道口一直关闭,列车永远不会来,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即使明天有再多风光,也不换此刻相守。
  CD里的歌已经换到了那首10年前最爱听的《给S》
  你头发上的影子
  映在午后的摸样1
  你写过字的唱片
  写着你的清香
  还有路灯和黑夜
  在春天时很长
  还有黑白照片
  被一张张染黄
  你说喜欢风来
  吹过窗棂的声响
  喜欢我家门外
  阴天青涩的小巷
  你说喜欢听雨
  落在我们的身上
  水让我们彼此
  都感到疯狂
  ……
  亲爱的女儿,为什么此刻爸爸希望与你滑向伦理的深渊……女儿的这个暑假果然乖了很多,帮老婆负担了除做饭以外的家务,老婆是个麻将迷,除了吃饭的时间在家外,其余的时间都泡在麻将桌上,于是她欣然接受着女儿的改变,称女儿大了,到底是懂事了。
  我和女儿也亲近了很多,现在增加了久违了的肢体接触,不过也就是摸摸她的头发,拍拍她的肩膀,捏捏她的脸蛋而已,由于老婆在家,三个人一起的生活冲淡了我们和女儿之间的暧昧。直到有一天的下午。
  这个下午艳阳高照,气温达到了40度,老婆午饭后收拾完毕照例去了前面楼邻居家打麻将,只有我和女儿在家,今天也是我难得的在家清闲的日子,我在卫生间洗澡,洗到最后的时候,女儿在敲门。
  「爸爸,你好了没,我要上厕所。」女儿在外面叫道。
  「别急,等等哈,爸爸马上就好了!」我擦着身体,「我憋不住了,我先进来了,不是有浴帘吗,怕什么呀。」女儿说着推门进来了。我停下动作,听到女儿脱衣服的声音,然后听见一股激流打在水面的哗哗声。
  接着是卫生纸被撕开和卫生纸接触皮肤的声音,整个过程使我的下体迅速膨胀起来,虽然隔着浴帘,但我还是尴尬的用毛巾捂住。这时候听见女儿提上了裤子,「爸爸你洗好了吗,我也要洗,好热的天。」「好了已经,看你急的,害的爸爸没洗好,你先出去,我马上出来!」我擦着头发说着:「要不我跟你一起洗吧,帮你搓搓背。」女儿嘻嘻的笑着我不知道我的阳具暴涨的能不能穿上内裤,急忙对女儿说: 「别开玩笑,又不听话了啊丫头,乖,快出去。」女儿听到后嘟囔着出了门。
  我穿上衣服,打开门,看见女儿拿着换洗的衣服站在门口,嘟着嘴巴朝我说:「我没开玩笑,哼。」我看了看门口,大胆着捧着女儿的脸说:「妈妈看了可不好,听话啊。」然后把女儿推入卫生间,将门关掉。坐在沙发上,大口的喝着凉水,希望能将我的欲火压下去。
  估计要下暴雨了,我打开窗子看着窗外阴成褐色的天,已经有徐徐的风吹得窗帘飞舞,我检查了所有的窗子并关好,不知道女儿现在还怕打雷吗,记得小时候每次打雷下雨的时候都跑过来钻到我怀里。
  「爸爸,要下雨了吗。」女儿打开卫生间的门,边吹头发边问我。
  「嗯,没事的,爸爸把窗都关严实了!」我看着她穿着紧身的粉色小背心和白色运动短裤,勾勒出浑身诱人的曲线,「怎么,你现在还害怕打雷呀?」我接着问道「不……不怎么怕了吧,还是有点。」女儿转身对我笑了笑,洗完澡后的脸更加迷人。
  女儿说完就转过身去,没有说话,轻轻梳理着头发。自从上次在车里暧昧的聊天以后,这是我们父女间难得独处的时间,双方走有点不知所措。女儿低头玩着自己的发梢。
  「爸爸,我回房间了。」女儿低着头回到了她的房间。
  「呃,好的,这会凉快了,睡会吧。」我心神不定的拿着遥控器频繁的换着频道。
  电视里的频道被我换了好多遍,脑子里全是女儿吹头发的样子。我走到外阳台,呆呆的看了会阴霾的天空,准备点上了一支烟,就听见女儿在叫我。
  「爸爸,在哪呢?」
  「来了,怎么了。」我走到她的房门口,女儿长大后我一直没有直接进过女儿的房间。
  「这个窗怎么关不严了,风吹的老是响。」小影站在窗边摇晃着窗手柄。
  我过去将窗门锁死后说:「回头爸爸给你修好,是长时间不用了,比较难拉上。」「爸爸,你在客厅干嘛呀,陪我看片子吧,有点吓人,我自己不敢看。」小影站电脑边脸色微红的看着我说。
  「什么片子啊,那么胆小,还爱看恐怖片。」我看着电脑问道。
  「好像叫什么《Q3》吧,日本的。」
  「好的。」
  小影让我坐在旋转椅上,她拉了个凳子坐在我旁边。
  并不是太恐怖渲染的片子,像是暴力片,当看到血腥的场面的时,小影向我这边倾过身子抱住我的胳膊,看到血流满面的男一号时,小影将头部靠近我的胸口,少女的馨香瞬间侵入我的鼻腔和身体,我开始呼吸急促起来,要命的是小影的抱着我右胳膊,这样的姿势使她柔软富有弹性的胸部压在我的胳膊上,我想抽出胳膊,胳膊和胸部的摩擦却让我的下体使劲膨胀起来,我明显也感到她的乳头开始发硬,这丫头,居然没戴胸罩。低头看看了女儿,头发已经遮住了一只眼睛,看到她鼻头和背心开叉处的深深的乳沟,我的阳具已经将我的裤子顶的老高了。
  我就这样僵了一会儿,我也木然的看着剧情的进展,看到剧中外面做小姐的女儿居然和爸爸上了床,我觉得全身的血液开始疯狂的往下体冲去。天哪,不能这样下去吧,她是女儿,我清了清发干的嗓子,嘶哑的声音说道:「小影,你怎么看这样的片子呢。真是不听话。」「我哪知道这里面会有这个!」女儿娇羞的红着脸将头深埋在我的胸口,「不想看,就关了,嘻嘻。」我用左手关掉了播放器,然后慢慢的抽出了右手,「以后别看这样的片子了,知道吗」我扶起她的肩膀,让小影面对着我。双手触在她裸露的肩膀上,像丝缎一样的滑腻。
  小影低着头说:「哦。知道了。」顿了一下,小影又说:「爸爸,你摸摸我的肩膀,我是不是胖了一点。」我轻轻的抚摸着她柔滑圆润的肩膀。「是的,回来这一个多月来,确实胖了点。真乖。」我说。
  「那爸爸再感觉一下,我是不是重了一些。」不等我说话,小影就站起来,坐在了我的腿上,双手揽这我的脖子。
  我尽量往后缩着,不让我坚硬的下体碰到她。
  「嗯,是重了些。下来吧宝贝!」我的手却环在了她纤纤柔软的腰。
  「爸爸喜欢我这样吗?」女儿看着我的眼睛,美丽的大眼睛充满了挑逗。
  「喜欢,我不是说过吗,我不喜欢丫头你瘦瘦的。」不知道她说的是喜欢她胖了点还是喜欢她坐在我腿上。
  小影搂住我的脖子,丰满的乳房压在我的胸口,在我耳边说到。「爸爸你再摸摸我是不是丰满了!」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说到:「是的,小影,乖,下来吧。」「不嘛,爸爸,你摸摸我最胖的地方。」小影的湿热的嘴唇轻触我的耳垂。
  我不知所措,拍拍了小影挺翘的臀部,「丫头乖,这个暑假。确实,很乖。」「爸爸,我刚才看那个片子,你是不是生气了呀。说我不听话。」小影嘴巴一直碰着我的耳朵说。
  「是的,太不听话了。」
  「我不听话你会吃了我吗?」
  「呃……」
  「爸爸,你这里好坏。」小影屁股已经结结实实的坐在我阳具上。
  我的热血已经要冲出大脑,相信每一个男人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没有办法忍住,即使对方是你的女儿,我没说话,扶住小影的后脑,将小影转过来面对着我,小影紧张的呼吸着,我看着她湿润的双唇,毫无免疫力的吻了上去。
  小影在我吻住她的时候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用胳膊使劲的楼主了我的脖子。
  久违的了甜蜜,很多年以前,和老婆恋爱时候的感觉吧。小影的双唇湿热绵软,我轻轻的压在她唇上,享受着这甜蜜。我一手抱住小影的腰,一手摸着她的肩膀,肋骨,感觉到她胸前绵软的开始突起后,我迟疑了一下,双手往下滑去,抚在她丰硕柔腻的大腿上。我让小影滑腻的脸贴在自己脸上,使劲嗅着她的芬芳,舌头轻轻的撬开她的嘴唇和牙齿,在她温软的口腔里寻找着她的香舌。女儿配合的伸出舌头来接应。
  我们像个久别重逢的恋人般的吻着,小影丰满的胸部使劲在我胸前摩擦,身子扭动着,旋转椅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开始倾斜,旋转,然后一下将我们两个人顺倒到椅子旁边的床上。
1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