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返回首页>>淫荡少妇白洁之媚光四射欣赏加载中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刚洗过澡的白洁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换了一条白色的棉质内裤,和一套蓝白花相间的睡衣裤,坐在沙发上擦着湿漉漉的长发,一边有些发呆的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如果不是下身还有些酸胀的感觉不时的传来,白洁真的不敢相信今天发生的一切,昨天还海誓山盟的老七,今天她已经一点都不愿意想起,反而是那个当着两个男人的面强奸了自己的陈三时不时的在自己脑海里回想,甚至有时不自主的回忆起陈三那根粗大火热的东西插进自己下边的那种感觉。
  也许是白洁的生活中一直缺少这种霸道的男人,也许是柔弱的白洁骨子里喜欢的就是这种霸道的男人。
  白洁晃了晃脑袋,有些感觉可笑,今天在包房里的三个男人竟然都和自己有过关系,甚至都还不是一次,他们看着陈三干自己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他们和自己做爱时候的感觉,白洁心里瞬间回想起了他们和自己做爱的感觉,脸上一时火辣辣的发热,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想这个,难道自己真是他们眼里的骚货吗?
  白洁抚摸着自己光滑火热的脸颊,忽然间第一次想起了自己在男人心中的地位,别人对自己的看法,难道自己还能够贞洁吗?
  被高义奸污是自己不知道被迷奸,可是后来和高义一次次的做爱,在高义的办公室里站着被高义干;在自己家里的床上,王申回来取东西,高义在被窝里还在插自己;出去学习的时候在树林里就那么站着和高义还弄了一回;在学习的宾馆的房间里自己不是主动的想要吗?
  在被孙倩的校长就那么在屋里给弄了,如果自己坚决的反抗难道他真的敢强奸自己吗?为什么和孙倩去那种乱糟糟的场合,为什么和东子他们喝酒还那么晚了不回家和他们去孙倩的家,东子把自己压在沙发上的时候自己真的就一点也不想吗?赵振在自己家里把自己强奸了,为什么自己不敢拼命的反抗呢!
  那个王局长在酒店的包房里就把自己上了,在高义的办公室里高义刚干完自己,王局长就又插了进去,这和被轮奸有什么区别!
  在王局长的车里被扒光了裤子就那么撅着被王局长弄,自己的丈夫王申竟然就和自己隔了个车窗;在高义的妻子美红面前和高义做爱,自己算是什么呢?还有那个陌生的男人,还有老七,还有那个看过自己身体就差一点就得到自己的李明,自己结婚短短一年多的时间,自己和七个男人发生了关系,而且除了陈三竟然都有不止一次,难道这是偶然吗?
  为什么自己总是被男人所左右,在他们心里肯定认为自己是个骚货,是个放荡的女人,平时装着假正经,其实很容易就能上手,难道自己真的是这样的女人么,还是自己太柔弱了,太逆来顺受了,可是自己一个女人又能怎么样呢?
  难道自己像孙倩一样的生活,变成一个四处找男人的荡妇,可白洁知道那样只会让男人瞧不起自己,玩弄你还会作践你;难道像张敏一样用自己的身体换取报酬,虽然张敏没有和白洁说,可聪敏的白洁从和张敏的对话和张敏的举动中就感觉到了张敏做的什么。
  可白洁知道那样你只是男人手中的工具而已,当工具用旧了的时候就随手扔掉了,而你用青春换来的可能只是后半生的寂寞和病痛。我还是要做自己,做一个让人迷恋,让人尊重的女人。
  仅仅是性是没有用的,白洁知道外面职业的妓女要比自己做的更好,让男人迷恋自己的还是自己的身份,新婚的少妇,年轻的教师,在外面端庄的白领,白洁刚刚叹了口气,想去打开电视机的时候,忽然传来开门的声音,她知道王申回来了,刚要去门口,忽然想起陈三在自己都的时候说的话,赶紧把睡衣的扣子扣好,打开灯。
  门开了,扶着王申进来的果然是陈三,王申费力的抬起头,发直的眼睛看着白洁,好像清醒了一点,回头对陈三说,「陈经理……谢……谢,喝……多了,不好……意思。」白洁看了陈三一眼,妩媚的眼睛里饱含着复杂的东西,伸手去接王申,陈三看着白洁一身素花的棉睡衣,白嫩的脸蛋,刚刚洗过还有些湿漉漉的头发衬托着刚刚出浴的美人,不由得有些发呆。
  白洁看他愣住的样子,没有放开王申的胳膊,就对陈三说:「又喝多了,谢谢您送他回来,我先扶他进去,你先坐。」一边嗔怪的闪了陈三一眼,陈三被这个飞眼几乎弄丢了魂,赶紧说:「没事没事,我扶王哥进去,你整不动。」一边要脱鞋。
  「不用,不用脱鞋了,一会儿我擦擦地,直接进去就行。」白洁也没有和陈三争抢,回身去关门,手从王申的胳膊上收回来的时候,被陈三的大手握住了,白洁手微微动了一下也没有挣扎,右手和陈三的右手握在一起,左手伸过去把门拉上,半个柔软丰满的身子几乎贴在了陈三赤裸的上身上。
  白洁关好门,柔软的小手还被陈三握着,看着陈三看自己的眼神火辣辣的,白洁眼睛向王申瞟了一眼,陈三马上明白了,放开白洁的手,半扶半抱的把王申弄到了里屋的床上。
  白洁把王申的鞋脱了,放到门口,刚一起身,就被一个粗壮的胳膊从后面拦腰抱住。
  陈三还有着熏人酒气的嘴亲吻着白洁散发着清新的发香的头发,白洁双手扶在搂在自己腰间的大手上,微微侧过头,陈三的嘴唇亲在了白洁的脸蛋上,又果断的亲吻在白洁红润微张的嘴唇上,白洁没有一丝的挣扎,而且翘起了脚尖,用力的回头和陈三亲吻着。
  陈三双手用力,白洁在陈三的怀抱里转过身来,毫不犹疑的双手抱住了陈三的脖子,微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不断地颤动,红嫩柔软的嘴唇微微嘟起,陈三低头亲吻着白洁柔软的嘴唇,感受着白洁滑软颤动的舌尖和自己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陈三的一只手从白洁的敞开的睡衣下摆伸进去,白洁没有带胸罩,直接握住了白洁丰满柔软的乳房,白洁浑身微微一颤,鼻子里娇哼了一声,嘴唇还是和陈三纠缠在一起,双手用力吊着陈三的脖子,白嫩的小脚几乎离开了地面。
  陈三揉搓了一阵白洁丰挺的乳房,手从白洁的胸前滑下,撩开宽松的睡裤带子,手伸进去直奔白洁内裤里摸去,白洁鼻子里「嗯」了一声,吊在陈三脖子上的手下来抓住了陈三已经撩开自己内裤的手,嘴唇离开陈三的纠缠,在陈三的耳边一边娇喘着一边轻声的说:「今天别碰了,下边还有点疼呢。」
1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