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返回首页>>【嚣张的我惨被学妹们教训辱奸】欣赏加载中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人生的第一次往往都在最意想不到的时机出现.
  时间是大三那年学期末最后一堂课,我在大一新生班选必修课. 唉,没办法,平常不用功,自己刚进来的第一年就差点被二一,现在只好厚脸皮的跟学妹同组. 结果还厚脸皮的跟学妹吵架…
  「学姊,昨天我们不是就有跟你说要把报告先作好了吗?这周轮到你耶」,学妹育君满脸怒容,眼睛要喷火一样的望着我。她大约比我矮一点点,却是小辣椒一个,个性率直;有时候太过率直了说出来的话都很想让我当面甩她一巴掌。
  育君留着个短发,整个人就是大剌剌的音量大音调也高,穿着件没特色的黄短T和丹宁小短裤,一双球鞋,整个就是简易风,外在不起眼的小女生。不过对我正面而来的骂声可一点都不简易。
  「搞甚么啊!上周我跟Jessica作这周换你做,本来就说好了!结果咧?」她两手抱着那对小胸劈头就骂,「老师刚刚当全班面给我们难看,你还在旁边那种不关你事的表情!害我跟Jessica站在中间当炮灰!」我歪头过去不想鸟她,现在竟然越靠越近声音也跟着越刺耳:「学期初看你一脸气质样以为你好相处,结果你捅我们两个一刀,是怎样?现在是怎样?说话啊你!」我也终於按耐不住回嘴了:「怎样?现在是比声音大逆?」对着她的脸就是一阵尖酸,「我昨天就不小心睡过头啊,又不是我故意要害大家被老师骂!」说完我甩了甩头发对着她继续狠噹:「反正一定会过啦,你这么凶是怎样?对学姊可以这种态度喔?才刚进来一年不到,我大三了耶,尊重两个字会不会写?」育君先是被我的回嘴给震摄了一秒,然后发飙起来了:「学姐……你作学姐有没有个学姐的样子啊!?挖洞给我和Jessica跳,我们两个跟你有仇吗?明明是你的问题,还有脸说那种话?」语毕转头:「Jessica你说说话啊!」相比起育君,Jessica几乎完全是个相反的模子。有着一头过肩的飘逸长发,不时散出神秘的香氛,平常很少听到她开口,但是不代表她好欺负;相对的,她那双冰霜般的眼神,和冷漠的表情,常常让班上其他人对她是敬鬼神而远之。有着这种冷漠疏离的个性,她的打扮看起来就和她的人不搭嘎:常常是洋装风来学校不说,今天还穿着两侧绑带低胸薄纱洋装,腰上绑着条大蝴蝶结腰封,蕾丝边大腿袜和黑高跟鞋,一种神祕性感风油然散发. 从刚刚她就站在旁边保持一贯静默风格,但是两眼从头到尾没有离开我身上,这点其实让我有一点点说不上的害怕。
  「都发生了,」终於,清脆中带冷淡的语气,「就这样吧。」说完她转身就走出教室,留下小跟班育君错愕的站在这边。她跟着跑出去,回头对我作了个割喉的手势,我则不甘示弱回敬中指还带唇语:「机掰」。
  最后一节课结束了,这班的男男女女收拾着东西慢慢走出教室。我坐在椅子上刷着手机,不急着离开. 刚刚那番吵架让我小耗了点力气,我得先休息一下。
  今天的我由於天气,只穿了件白色小外套,里面是绕颈绑带的条纹小可爱,(反正应该不会有人看到的),一条豹纹迷你裙,白皙裸嫩的长腿套着双露趾细高跟。
  渐渐的教室空无一人,整栋大楼里面原本的喧哗吵杂也趋於平疾。「没想到这么晚了」,我提起小包包往外要走,门口的转角冷不防有人扑向我!肚子感觉到被一根甚么给顶住,紧接着就被「滋滋滋滋滋滋」的给电击了!
  我「呜!」了一下,眼前黑掉,晕死过去。
  待缓缓醒转过来,我才发现自己还在教室,不同的是,我被绳子绑在课桌椅上,两手被绑在椅背,细高跟还在脚上,但两腿各自被绑在椅脚腿开开的。内裤不知何时已被褪掉,丢在一旁,白色小外套也不见了,只剩下条纹小可爱和豹纹迷你裙还在身上。
  「她醒来了」耳边传来育君的声音,转头看,她和Jessica站在我旁边,准备着甚么东西。我生气中带惊慌的叫道:「Jessica!学妹!你们在干甚么?怎么可以拿电击棒电我,还把我绑在椅子上?」「你这小贱女,今天要好好教训你不然你永远学不乖」「你…你在说甚么?」
  育君带着淫恶的笑容朝被绑在椅子上的我缓缓走近,我莫名的害怕了起来。
  「不,不要……咕呜!」话没说完,她掰开我的嘴唇,捏住脸颊,手指伸进来进进出出的操我小嘴。
  「呜!哼呃呃呃呃……!」似乎是很享受这种在我嘴里被包着的湿热感,她抽了出来,冒火的眼神直盯着我,自己含住,在口内转了几圈,再拿出她满满口水的湿指,粗鲁的又插进来我嘴里. 「咕呜呜!呼呜呜!……呃……吮……吮吮……」
  「贱女人,给我好好含着!」
  「呜!呜呜…呃…呃呜…呜唔!……」她端详着我皱眉的惨样,我呜咽,哀求,可怜兮兮的望着育君。可是她只是哼笑两声,一巴掌「啪!」往我脸蛋招呼过来。
  「再嚣张啊!」说完她「霹啪!」又是两巴掌,把我打的眼冒金星。「不是平常很爱装气质?妈的把你绑成这样跟性奴一样正好而已啦!」,Jessica在旁冷眼望着育君对我羞辱。育君抓住我头发往上一拉,我痛得又是呜呜唉鸣,扯住头发,往我脸上狠狠猛甩巴掌,把她平常的怒气全发泄在我的小脸蛋上:
  「靠!死贱货!操你娘的!老娘不打死你,打死你!哼!」Jessica走了过来,握住我的绑带小可爱,轻轻一扯丢到旁边,我的30E大奶瞬间就露了出来。她右手捧着我的左乳,上下上下的玩弄。我从来没有被女人给碰过胸部,瞬间鸡皮疙瘩全起了来。她面无表情的捏住我的乳头,用力大扯!我顿时痛的狂闷哼:「呜呜呜呜呜嗯!!嗯呜哼!……」见我如此反应,Jessica拉得更大力,抓捏着我的乳头,不停的向左,向右,左右,左右,狠狠拉扯玩弄。「叫!叫喔?有准你叫了?!」育君抓住我的头,吐了口口水在我脸上,我惨兮兮皱紧眼睛,Jessica变本加厉了起来,拿出铁尺开始拍打我的E乳,「批啪!批啪!批啪!」铁尺打在奶子上面热痛无比,但是她反覆的无情拍打,无视我又哭又闷哼的求饶,彷彿我不是个人,只是个让她发泄的工具而已。就这样我被绑椅上两腿遭强开开,被她们两人轮流狠打乱巴,乳头过没多久就被蹂躏的又黑又麻,早已没了知觉,育君开始把坏脑筋动到我下面,往裙子里面就是一伸,捏住我的阴核,害得我「呜哼哼哼哼!咕呜喔喔喔喔!……」不断惨哼。
  「原来学姐是只这么敏感的母猪啊」育君轻蔑的丢下一句话,顺手脱下自己的短裤——我见状大惊:原来她是伪娘!下面带了好大一支把!直挺挺的带着两颗圆润饱满的睾丸,晃晃抖抖的,在我面前蓄势待发.
  我这下子真的怕到了。谁知道每天上课看到的短发小学妹,竟然是个男扮女装的大屌伪娘!?从来没碰过这种事情啊!要不是被绑在椅子上我早就逃之夭夭了,可是现在不但被绑的好紧好紧,而且还两腿M字开开的被伪娘捏着阴核,而且看起来她好像不只要这样…谁来救救我啊!
  就在伪娘育君握着自己肉棒的同时,冷血Jessica走到我背后,硬生生拉住我长发往后扯。「呜!干嘛呀!?」不理会我的哭叫,她抓紧我的头,从口中垂涎着口水,滴沥滴沥的往我嘴里滴,天啊,真是个变态女。无处可躲的我,只能被迫小口小口的喝入她细流般的口水,不情愿的表情全写在脸上。接着她一口贴上来吻住我,展开女女舌吻入侵,湿滑的舌头像是条灵活的泥鳅,无处不钻,无孔不入的缠住我的小舌,又吸又舔的大力喇的我「咕呜,咕呜!呜嗯嗯嗯」闷哼。真的太太意外了,外表冷若冰山的漂亮女孩,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女同性恋,用这种近乎强奸的方式硬是喇住我整张小嘴,让我只能乖乖屈服於她用她狂野的舌头把那炙热的欲望全往我嘴里灌。
  「你这头没用的母猪,」伪娘话一说完,黏巴巴的龟头就顶了上来直贴住软绵绵的阴唇,在外面来回磨蹭着我,「来看看你下面是不是跟你的人一样没用。」语毕直挺挺的一口气就「噗滋!」深深干了进来到最底。我的天啊这样人家怎么受的了啊!瞬间瞳孔急大,身子弓起来上下上下激烈的颤抖,被强吻的嘴里不断「呃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的直嚷嚷,连脚趾都紧紧内夹住,要死了!被外表小巧的伪娘用大鸡巴长驱直入,到底怎么一回事啊!?呜~ 「喔…喔…喔恩恩……」伪娘育君似乎相当满意我的紧度,闭上双眼享受她那根变态肉屌在我里面的快感,边低声闷吼,断断续续的喘气:「还满紧的嘛…喔…你这母猪,还不错干,呃喔喔!」才说完呢,腰开始使起力来推我,缓缓的一前,一后,一前,一后,就这样,她不客气的尽情徜徉在用肉棒爽干人家蜜贝的快感中,再也没拔出来过. 真的好过分呜!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呜!……喇…喇…咕呜!咕呜呜呜……」大鸡巴撞的我屁股疯狂鼓譟淫荡的拍打声。
  「就说你是淫荡的母猪吧,吸我的懒叫吸的好紧」羞辱之余不停的撞干人家,我感受到她把每分怒气都发泄在我里面,好像不把我给干松她今天不会离开我的身体. 可怜的我,哪禁得起这种尺寸的肉屌用这种狂野的怒气在交干,没几分钟,小穴就湿趴趴的又喷又开了。
  「噗滋噗滋噗滋…趴趴趴…噗滋噗滋噗滋…趴趴趴趴…」「咕呜!~ 哼呜!~ 哼哼呜……喇……喇喇…」「干爆你这只垃圾母猪,再叫啊,猪叫啊!」
  「哼呜!……哼呜……噗噜~ 噗噜~ 咕呜呜呃……」「除了年纪大我两岁当我学姐以外,你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只是头没用的淫母猪啦,听到没?你她妈的任人上的垃圾猪,松鸡掰!」就在我被干的又惨又哭的时候,Jessica终於离开我被吻的湿热口水四溢的嘴唇,从她身后拿出一条毛尾巴,原来是狐狸尾巴肛塞,我一看就知不妙,连忙大声求饶:「不要!拜託你们!不要再这样贱踏我了!Jessica姐姐!
  求求你,别用那个塞我后面!」
  她冷如冰霜的眼神扫过我,「现在会叫姐姐啦?」不屑的语气划破空中:
  「我跟育君已经打你的主意很久了,今天终於被我们逮到机会,你觉得,求我有用吗?」
  「呜!呜呜!Jessica姐姐!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对学妹敷衍摆架子…」
  还没说完又被她打断:「闭上你的母猪嘴!每天上课都穿这么骚来学校,想勾引男人是不是?你不只欠男人干,也欠女人干!」说着说着,她吐了口口水在手上,揉搓着我的屁眼,一阵湿湿热热的感觉让我不受控制的菊花就这样微微张开. 完蛋了啦!门户大开,我该怎么办!?
  「呜!我承认我是母猪!我是小母猪!拜託!手下留情,千万别往我那里塞那种东西啊!呜呜」在被伪娘肉棒前后干送下,我使尽仅存的力气对她呼饶哀求。
  甚么学姐啦,甚么面容高挑不可攀,在这时都已经完全荡然无存,只剩下一副可怜兮兮的下贱表情在她面前。
  然而她的眼神始终冷冽,一面狠狠瞪着我眼睛,手中的尾巴塞就这样无情的往我柔嫩菊花推了进来。
  「拜託别…呜啊!」话都还没说完她就往里推,「别别别别别别呜……」我的惨叫声化成了一连串断断续续的咕哝,痠软的电感瞬间让菊花瘫痪掉,无助的我只能感觉到那根东西毫不怜香惜玉的往屁股的最里头塞入。敏感的菊花被外物突如其来的插入,害我全身像触电般的狂乱颤抖起来,两腿竟然本能的去夹住育君的腰,这下可让她乐了,两手抱住我环绕的腿更肆无忌惮的使着大屌啪啪啪撞我。
  「不要脸的贱母猪,」伪娘顶着头短发长腿,肉棒满是汁液丝毫无减速度的使用我,「干死你这骚货!哼!嗯哼!嗯哼!把你烂逼操松」她的怒气似乎不减反增,夹带着原始的性欲,要在我的妹妹里面爆炸了。
  塞在屁眼里面的肛塞被干的上下,上下,淫荡摆晃,我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也分不出来到底是被强奸还是开始享受,只知道穴快被干松,肛门快被插爆了,肠子里的蠕动声让我惊觉再这样被玩肛下去,很可能不用多久就要脱肛拉便,这怎么可以发生啊!?我不要!可是我还能怎么办呢?两腿几近瘫软,两手还是被反绑在椅背,只有嘴巴能动,我再怎样也得试试看让Jessica放过快要崩溃的我。
  「J…Jessica,」带着早已经哭花满脸的眼妆,我楚楚可怜的呻吟:
  「人…人家的菊花快要撑不住了,求求你帮我拔出来,我让你们怎样爽都可以好不好?」
  她听到了之后,用眼神示意育君停下那已经要把我操烂的肉屌,让到一旁。
  把我松绑开,她知道我这时也根本无力可逃,於是把软趴趴的我放躺在桌子上,所以我现在躺着头仰天,两腿顺着桌脚垂着挂在那边摇晃。
  她走了过来,把内裤从她短裙中一拉就褪掉甩在旁边课桌上,令人寒胆的眼神直射着我脸:「母猪,你搞清楚,」边说边捏住我两边脸颊往中间挤压,「你今天已经是任我们爽了,不过既然这张嘴还能用…」语毕,她竟然右腿一跨,整个人坐到我脸上来,一屁股埋住我的娇小脸蛋,这下糟糕,我没办法说话就算了,连呼吸都只能小口小口!
  「用你这张淫荡欠骂的嘴好好服务我,贱女人。」Jessica不客气的整个屁股往我脸上慢慢全坐下来,直到整张脸都被埋入她的屁缝中,我的鼻子好死不死的正对着卡在她屁眼中间,小嘴唇则紧紧的贴在她阴唇上。「还不开始!?」她抓住我垂挂的头发用力拉扯,痛的我别无选择,嘴巴开开舌头往上顶着她蜜唇,来回舔吮她。
  「嘻嘻,这样就对了,婊子,给老娘舔大力点,」骑在我脸上的屁股开始前后,前后的磨蹭着我的脸,越骑弧度越大,我被埋在底下几乎没法呼吸。只好迎合她的屁缝,舌头大力的全贴在她穴上,又吮又舔。
  「噗噜…噗噜…吮……吮…呜…恩…」
  「欠干的骚婊,哼哼,很好,对,整只舌头都钻进来,恩,喔…喔…嗄,好爽啊…」她指挥着我在下面服务她慢慢湿软的阴户,「喔……天啊……很好……你这婊子舌头还挺有技巧,恩~ 恩~ 不要停~ 舔我~ 继续~ 吃我鸡掰,给我吃乾净……」一波波的淫水开始流满我整张脸,呜,好讨厌,怎么可以这样子把人家当口交娃在用,还弄得乱七八糟的,气死人了!
  这时候的育君又回到我身上来,把我两腿高高一抬用手抓住,鸡巴「噗滋」的再次进入我暴露在外的松软双唇。Jessica坐在我脸上捏着我乳头,她们两人面对面,一个骑我脸上一个骑我胯下,竟然还彼此喇起舌来。
  「Jess~ 咕恩……咕恩……喔……喇……喇……吸舌……」「哼恩……君……爱你……嗯哼……爽……好爽喔上下都被吃舔舔……恩」「喇~ 吮……吮舌~ 舔吃舔舔……没想到学姊这么好用欸……吻~ 吻吻」「恩嘛……恩嘛嘛……咿喔喔……她不是学姐~ 她只是只没用贱母猪~ 恩~吻舔~ 」
  「对喔~ 凯婷学姐这个死不要脸的破婊子……育君~ 操死她~ 我等等要全泄在她嘴里~ 吻~ 」
  她们两个变态就这样一个干我小嘴一个奸我浪穴,还面对面在我上方鹹湿的对话加舌吻,好像这些伎俩和动作她们已经作了上万次过,再自然不过.
  过没多久,伪娘育君两手一伸,捏住我乳头,肉屌在我体内用淫荡的姿态急速的又干又操:「唔~ 唔唔~ Jess…我要射在母猪里面了!快要不行了!」我急忙把嘴勉强挤出一丝丝空间,怎么可以射我里面!?要我怀孕伪娘的孩子嘛!?
  「不要!…学妹!学妹不要射我里面拜託!」
  「闭嘴,婊子!」两巴掌狠甩在我晃动的奶子上。
  「不!拜託你不呜呜呜呜呜……」话都还没来的及说完,Jessica就整张屁股坐得更紧把我的脸深深扣埋在里面,硬抓着我头发:「育君,来吧,」她用着火热难耐的语气,「全都射给这不要脸的母猪吧」。才刚说完,我就感觉到伪娘那湿热大屌一阵抽蓄。我知道她要射了。果然,她两眼一闭,闷哼一声:
  「去了…去了啊!」大鸡巴就开始噗疵噗疵的在我下面灌射,龟头收缩,抖动,一阵又一阵的热烫感如滔滔洪水直泄,而我就像座崩坏的水坝,只能任由她无情的灌注,溃堤。
  Jessica捧着育君的脸蛋,陶醉样的欣赏着她紧闭双眼高潮的容貌在她手中颤抖,就像是在观赏件美妙无比的艺术品,丝毫没注意到被埋在她阴唇底下的可怜的我无助的挣扎。过没多久,育君终於宣泄完毕,退出我的身体,跌坐在旁边椅子上休息喘气。
  「贱女人,现在要换我了。」Jessica用力抓住我的双乳痛的我淒惨闷叫,「给我舔用力点!老娘…老娘要掉了!啊~ 爽~ 啊啊喔喔…」在变态的淫叫声中她威胁着我,我只好舌头加速来回,用我平常帮男人口交的技术全套在她身上,深舔,浅出,深舔,浅出,嘴吸,舌吮,来回来回反覆的包覆着她已经湿的不像话的淫唇。终於,「母猪,给我张开嘴,喔,喔喔喔喔……!!!」她霸气的仰天大叫,双腿在我脸边一摊,鹹的要命的淫水开始在我嘴里炸开,像是一桶盐水直往喉咙里倒,只是我没有逃避的空间,只能咕噜咕噜的全吞下肚。
  「很好,啊~ 啊啊~ 很棒…不要停,给我吸!啊~ 喔!」她边享受着高潮的欢愉,抓捏我奶子的力气越来越大,爆发的淫水没有停下来,猛往我喉咙里倾倒。
  我被灌的可怜的要死,几乎完全吞不下去,呜,要吐了,我撑不住了。
  终於,坐在我脸上几分钟后,她缓缓爬下课桌,看着我眼球上翻,全身抽蓄的惨样,过没几秒我「咕呜呜呜噜呜!!」的开始狂吐,吐的头发和脸都是,再也没力任何反应。
  旁边的伪娘休息够了,站了起来拿走我的条纹小可爱,短裙,小外套,只留下内衣裤和高跟鞋:「你今天就穿这样回家吧,让所有学校附近的路人都知道你其实只是个连妓女都不如的母猪」哈哈笑了两声后,拿起手机,对着手脚开开,瘫躺在桌上的我连拍了几张,递给Jessica。她拿着萤幕对着我:「凯婷,从现在起到你毕业,只要我跟育君需要,你就得当我们的女奴,让我们使用。直到我们把你用腻了为止,不然这几张照片就上传到学校网站,听到吗?」我无可奈何的点点头,望着她们整理好衣服离去。看着掉在角落的单薄胸罩,内裤,和高跟鞋,今晚我得摸黑几乎赤裸的逃回家,管她以后还要被这样凌虐几次,现在的我只希望不要被任何人看到才好。
1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