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返回首页>> 煤矿淫之路前传之徐总玩男淫欣赏加载中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煤矿淫之路前传之徐总玩男淫
  字数:25853字
  徐秦生当上真正的老总,是2004年的事情。自从调入煤矿系统,徐总开始官运亨通,一步一步地在集团公司站稳了脚跟,从部长到总经理助理再到副总经理,最后成为了一个几万人的大企业的老总。这回能当捞到总经理这个肥差,掌管上百亿的资产和几千万的流动资金,除了跟省上某委的领导把关系调整得非常到位这个因素,徐总认为自己超强的能力和豁达开朗的性格是非常重要的基础。
  表面上呼风唤雨、雷厉风行的徐总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喜欢玩男人。
  虽然他有妻子女儿,以及很少来往的前妻和儿子,甚至还有一两个对他单相思的说是情妇又算不上情妇的红颜知己,但是他最喜欢的是和男人混在一起,除了固定的朋友,也有那种一面之缘的炮友。在省城徐总有两个固定的朋友,每个月都见上个几回的,师范学院学表演的雷之皓和交警黄磊明。他这两个小朋友各有特色,都让徐总十分喜欢,常常给他们买些衣服、生活用品。可是,这些阻止不了徐总仍然对其它男人动邪念,一有机会特别是趁出差时他还会去找各种各样的男人风流一下。他见识过的人太多了,他玩过公务员、教师、军人、装修工、服务生、民工、公共汽车司机,还有保安,加上雷之皓和黄磊明,各行各业、三教九流的,都齐了。他喜欢玩男人的那种感觉,特别是那些健康阳刚、英俊挺拔又粗壮野性的男人。当他肆意地驱使、命令以及这些外强中干的男人时,他能体会到那种发自内心的凌驾的快感,那种愉悦甚至超过了生理的快感他总觉得人生在世,在事业上要有拼劲闯劲,在生活中又何必委屈自己呢。
  所以在男人身上,即使多花些钱也无所谓。而且他现在想找的是所谓的「极品」,他自有一套标准去衡量。他身边从来都不缺男人或者男孩,包括一些中性阴柔、学生气的或是长发异服的年轻人。
  在集团里,知道他的这个特殊爱好的,只有他的老部下陈涛。几年前,徐总在地管部当部长时,他是那里的小办事员,那时也就25岁左右。他人生得高大英俊、聪明伶俐,总喜欢穿一身运动服。徐总一直没弄清楚到底陈涛是不是个真正的同志。黄磊明就是陈涛介绍的,是陈涛的一个远房亲戚。
  徐总见这陈涛会办事,人也长得靓,就想办法把陈涛调到了集团办公室。这样离自己近些,看着也养眼。这陈涛很会察言观色,酒量也大,过了半年,让他做了副主任,专门负责接待工作。陈涛经常陪着徐总四处吃喝嫖赌,只不过这个嫖,可不是一般的嫖,嫖的可是大小伙子。徐总觉得陈涛对这些事情既不反感无没兴趣。在这方面,徐总和陈涛保持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信念。虽然有好几次徐总想动动陈涛,可是熟人熟事的,也不好下手。反正徐总每天忙都忙不过来,不管是在事业方面还是在床上。两人谁也不捅破这层窗户纸,倒也相安无事。
  最近徐总一直盘算着再走一趟东山,跟陈涛说了安排了检查之类的项目,可以在那边多呆两天,怎么也没见陈涛动啊?回忆起东山的那个矿工,他靠在办公室的皮椅上,羽里有些心猿意马的。
  上个月的东山之前让他十分销魂。东山县是他前妻的老家,儿子也在那边读高中。回去是去看望病重的前妻,因为儿子坚决不见他,前妻也不冷不热的,他呆在医院里十分尴尬。悄悄地留下两万元钱,他就离开了医院。
  他决定给小张打个电话。小张是东山县人,原来也在东山的煤矿上干活,后来去了深圳,不知怎么就做了鸭。徐总花钱玩的第一个男人就是小张,后来每次去深圳出差,他都要找小张。正好非典之前,小张从深圳回到了老家,还给徐总发来过短信。此刻,徐总正寂寞惆怅,想再找小张乐一乐。
  小张在电话里显得非常兴奋,说要过来接徐总。等徐总见到小张才发现,小张已经是一家规模不小的酒店的老板了。徐总一想,完了。如今的小张已经今非昔比,看来今天晚上没戏了。徐总正在郁闷,没想到让徐总大跌眼镜的是,小张说他手上有个「极品」,正想让徐总品尝一下。
  徐总半信半疑,不知道小张说的「极品」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小张卖着关子也不肯说。等小张真把那人找来,好家伙,可把徐总乐坏了。这粗壮成熟的矿工正好符合徐总的口味,而且挖掘出了徐总的潜意识中对雄壮男人的控制和征服的渴望
  当房间里只剩下徐总和那精壮男人时,徐总胸中的热望已经膨胀到了极点。
  他用他那老嫖客高超的手腕,很快就达到了目的。他很少见到像那个矿工那么粗大的鸡巴,也没搞过这种年龄的男人,特别是听说那人还有一个儿子,他更来劲了,操一个当爹的人,你想想,那感觉多棒!他在矿工的屁眼里折腾了三十分钟,终于一泄如注,瘫倒在他身上。完事后,他见那矿工的大鸡巴还一直硬挺挺的立着,便让矿工自己撸自己的鸡巴。看着那矿工正卖力的耍弄自己,徐总发现自己的家伙又翘起来了。这可是这些年来早已久违的事情了,他还意犹未尽,可那男人很快就射了出来,提上裤子就走了。
  那简直是永生难忘的一次经历。完后,小张说这大男人只是家里经济困难,并不是做这行的,所以他有点不好意思。徐总不想探究这个事情的真伪,而是按照规矩,先拿出1000元,算是开苞费,又拿出了200元给张顺的好处费。
  回到省城,徐总脑子里还是在想那个38、9岁的矿工,身材那叫壮、模样那叫靓、鸡巴那叫棒……,啧啧,真没玩过这么有爷们味的男人。
  想着想着,徐总有些兴奋起来。他站起身来,喝了口上等的乌龙茶,抓起电话给陈涛拨过去。「东山的检查工作安排好没有啊?」陈涛在那边很是恭敬,「徐总,跟马县长、还有李局长都联系过了,马县长下星期才回到县上,李局长请咱们下星期再下去。」徐总有点不高兴,「小陈,你不要惊动下面的同志嘛,我们这是系统内部的例行工作,五矿又是我们直属的矿,不需要其它部门领导来接待。咱们自己去还能自由舒服一点。」那陈涛是聪明之人,一听就知道徐总有安排,只是借检查之机走走而已,便回答说:「明白。徐总,那咱们星期五就走?」「呵呵,小陈,办事就要讲求效率。你看,你们王主任就是因为年龄太大,跟不上时代节奏,才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啊。」徐总又开始又开始用办公室主任的官位来引诱陈涛。那王主任年事已高,原来得罪过徐总,徐总上台后慢慢地就把他的权给瓜分掉了大半。王主任自知大势已去,便长期抱病在家休息,反正工资一分钱不少。
  陈涛听罢,忙陪着笑脸,「是是是,很多方面,都还需要徐总您多指点、提携。」徐总放下电话,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办好签证之后,肯定要上你
  徐总让司机把车开进莲花小区,让司机打个车回公司里。徐总锁好车,朝电梯口走去。这不是他真正的家,只是他作乐的地方。他去年在这个小区买了一套100平米的房子,现在已经增值了。他打开门,看见黄磊明正光着身子靠在沙发上看碟子呢。
  见徐总回来,黄磊明赶忙过来接过徐总手里的公文包和手机。徐总瞄了一眼电视上的画面,是三、四个男人正在胡闹。徐总知道黄磊明就喜欢看这种类型的片子,原来一直想玩3p,都让徐总给他否了,他可不想让别人沾惹他的人,更不想黄磊明的心思太花。徐总再一瞧黄磊明的下身,大大的龟头已经快要从包皮里伸出头来,整条鸡巴不软不硬地吊在双腿之间。他稍稍弯下腰,伸手抓扯住黄磊明的卵包,轻轻往下扯,发现黄磊明的鸡巴果然向上抬起了,像是在对着他点头。
  「今天这么早,你今天休息?」徐总有点意外,他以为小明要晚上才能来。
  「我请了假,明天也不上班。生哥,今天晚上我要好好陪陪你!」黄磊明声音里充满了兴奋。
  「噢?」徐总也有些意外,他并不想陪黄磊明整夜的时间。但是他也没有表现出不快,近来各方面的压力很大,他正想让黄磊明好好伺候一下他。「看来你的小屁股今天能吃个饱了!」徐总淫荡地朝黄磊明笑着。
  黄磊明若论身材长相,并不十分突出,但是人朴实,心眼好,也没什么过多的想法。他个头不高,身材也不壮硕,但是比较结实,整体看浓眉大眼的,五官端正,但也没什么特点,长得有点黑,也许是天天站岗给晒黑的。当然,和他交警队的那些同事比,他的条件只能算是中等。有时徐总经过路口时,看到那些英俊潇洒的警察,就会感觉人无完人,黄磊明床上的激情和精力简直没说的。就是长相气质差了点。不过他能把徐总弄得很舒服,心里、身上都舒服。
  黄磊明帮徐总脱下衣服裤子,这时,他的鸡巴似乎又涨大了几分。徐总看他那样子,可能是很久没有做了。徐总曾经跟黄磊明谈得很清楚,不准他在外面胡来,也不准他自己手淫。黄磊明一直喜欢年龄较大的较为肥胖的男性,遇到徐总这么有权势有气度的男人,他非常听话,徐总也因此很喜欢他,常常送给他礼物,带他出入高级场合,还答应有机会通过关系提拔他。
  徐总自己脱掉内裤,躺在床上,客厅电视里的声音偶尔传过来,正好调动了他的情绪。黄磊明的嘴巴跟着就黏上来了,刚好把徐总的鸡巴包裹得严严实实,让徐总好不受用。徐总慢慢地闭上眼睛。
  黄磊明很敬业地充满虔诚地伺候着徐总的鸡巴,等到徐总的整条鸡巴充分肿胀之后,他挪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以便徐总可以玩他的鸡巴,抠他的屁眼。果然,徐总的手指陆陆续续都到位了。今天黄磊明的鸡巴特别地硬,冒出了许多淫水,徐总就着这些淫水来回地在黄磊明的屁眼上抹着。从这个角度看上去,黄磊明的鸡巴特别地粗大,一下让徐总想起了东山县的那个雄壮矿工。
  徐总一下子来了精神,使劲攥着黄磊明的家伙,让黄磊明坐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是他们俩个最喜欢的姿式。徐总感觉很轻松,不费劲,而黄磊明可以随时调节自己的节奏,几乎每一次他们都能同时射出来。这些常常让徐总纳闷,到底是谁玩谁?
  黄磊明兴奋地运动着,尽量让徐总那并不粗大的鸡巴全方位地照顾着他直肠里的每一寸肌肤,努力让他的前列腺接受着最猛烈的刺激。而徐总脑海浮现的是自己站着前后操那矿工的影像。黄磊明的技巧好,而矿工能激发人的斗志,真是八仙过海各有神通啊!
  徐总一手握住那粗鸡巴,一手抓着那大卵包,感觉自己快要登上那令人迷醉的巅峰,他全身肌肉紧绷,喘着粗气,不停地呻吟着,仿佛征服了全世界。
  就在他抬起臀部,用力用上顶的时候,他感到手上的鸡巴热得烫手,一汩汩热浪扑在了胸口和小腹上。
  又是一次完美的演出。正是这一次次的表演,让46岁的徐总根本不觉得自己有任何衰老,也不觉得自己85公斤的身躯有一丁点的笨拙。
  徐总摸着黄磊明的脑袋,胡撸了一下,「门口袋子里是给你的mp4。」说完就睡着了。
  睡梦中,徐总梦见自己又在玩那个矿工的鸡巴和屁眼,可是却看不清楚他的模样。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惊醒了徐总。是雷之皓打来的。
  他怎会现在打来?一般情况下,都是徐总主动跟雷之皓联系的。每个月他会固定地把生活费打到「小耗子」的卡上。他不想让黄磊明听到,就走到客厅沙发边接电话。
  「干爹?你在家吧,我上来找你。」那边小耗子的声音有些急促。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徐总有些不安。
  「我要见面跟你说。」小耗子还挺固执。
  「我在开会呢,晚上再说吧。」
  「你骗我,干爹,我就站在你的车旁边呢!」
  徐总一看躲不过去,只好让雷之皓上来。他连忙让黄磊明睡到客房去,不许出来。虽然黄磊明和雷之皓都知道徐总的朋友多,可是徐总并不想让他们相见,免得招惹事端。
  徐总穿好衣服,打开门,雷之皓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眼圈红红的,满头是汗。雷之皓是一个标准的阳光大男孩,俊朗有型、青春时尚。雷之皓面庞清纯,双目闪亮,篮球背心外的手臂上线条匀称诱人。他一边换下运动鞋,一边叙述着妈妈在老家被汽车撞了的经过。
  闻到小耗子鞋袜散发出的味道,徐总的鸡巴仿佛又要抬头了。他最喜欢给小耗子闻袜子了,也许这是他这十多年来洗涤过的唯一的品种徐总听出来雷之皓是想马上赶回去。原来是钱的问题,只要是钱的问题,那就好办。徐总安慰着雷之皓,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
  「小耗子,把这张卡带上,马上去买机票,回去陪陪妈妈。不够用了,给我打电话。」徐总心平气和地说。他真的是把小耗子当成自己的儿子来看待的。自己的儿子远在几百里之处,不认他这个父亲,这让他十分痛苦,他把所有的父爱都给了小耗子,当然,还给了其它的爱。
  小耗子接过那种金光闪闪的卡,「干爹,我又在用你的钱了,我可怎么还你啊!」「你是我干儿子,用得着你还钱吗?」徐总反问了一句,「再说,要还也得你自己工作以后挣了钱再还啊!以后你发达了,别把干爹忘了就行了!」徐总说这话时,鼻子还真有点酸了,不知是有感而发,还是受了小耗子的感染。
  小耗子过来抱住徐总的大肚子,把头贴在那肥腩上,「干爹!」「行了,乖儿子,赶快走吧,别让你爹妈担心。」徐总拍拍小耗子的后背,那上面尽是肌肉。
  「我不,」小耗子倔强地说,抬起头来看着徐总的眼睛,然后一边坏笑着一边望向卧室的门,「干爹,你怕不是又认了其它的干儿子吧?!」一句话说得徐总不是怎么回答。他闪烁其词地回答:「瞎说,你一个人我还爱不过来呢!」「那你把裤子脱下来,我看看!」小耗子又耍起小孩脾气。不过徐总从来都是乐得这样,也只有小耗子能在他面前这样。
  说罢,小耗子就伸手去脱干爹的短裤,一看干爹的鸡巴并没硬着,便伸着脑袋过去嗅一下,「唉呀,好臭啊,干爹不乖!」徐总脸上有些尴尬。他和小耗子两人最多就是互相手淫,没有做过更进一步的举动,也算是对得起干爹干儿子的名份,两人更多的是情感上的交流,徐总喜欢去照顾、去将就一个孩子,仿佛他真的就是自己的亲儿子。
  小耗子闹了一阵,也就老实了,可能是心里还惦记着家里的事情吧,呆了几分钟就准备要走。在门口换鞋时,看到地上放置的一个纸口袋。「是mp4,干爹,是给我的吧?」小耗子飞快地打开包装,弄得徐总不知如何是好。「嗯,真不错,谢谢干爹。
  我到了家给您打电话!「
  小耗子倒是走了,可屋里的黄磊明怎么办?果然,那边防盗门一关,这边客房的门就开了。黄磊明只穿了件白色背心靠在门框上,松驰的阴囊比阴茎吊得还要长。再一看他的脸色,灰暗得不得了。徐总刚想说什么,黄磊明先开口了,「没事,生哥,爹比哥难当,这我知道。」徐总一下子有些感动。他凝视着几米之外的黄磊明,黄磊明也坚定地凝视着他。慢慢地,两人眼中都浮现出笑意。徐总走向黄磊明,过去揽住他的腰,「哥今天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答应?」黄磊明挣脱他的手,重复着。「我今天想操人。」他小声说。
  徐总吓一跳,心想,那可不行。
  黄磊明一看徐总没反应,便笑出声来,「就知道你不会答应。那你要带我出去找几个男孩子一起玩!」在江边吃完河鲜,黄磊明驾着徐总的轿车,带着徐总来到东干道末端北口的一家ktv。一路上,黄磊明介绍着这歌城的情况,特别是听说这儿的小伙子都是「年轻的帅哥,而且特别干净」后,徐总怀疑黄磊明是不是偷偷来过。可黄磊明向毛主席保证从没来过,只是他一个朋友的表哥在这里入了干股。
  泊车时,黄磊明给他的朋友打了电话,一会儿,有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人,像个经理似的,过来接待他们。黄磊明报了他朋友的名字,那经理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包间。
  徐总因为不喜欢唱歌,所以很少来ktv,在这种灯光和音效下,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看到黄磊明正跟那个经理悄悄耳语着什么,嘴唇似乎都要舔到那经理的耳朵上了,徐总也是有点生气。这小子,出来以后就不老实。那经理一会凝神细听,一会又恍然大悟的样子,徐总不知他俩说些啥。
  服务小姐端茶倒水的,倒是殷勤。徐总心想,这黄磊明找对地方没有啊!
  经理走了,黄磊明笑嘻嘻地坐在点歌电脑旁边,还招呼着生哥过来一起看。
  起初,徐总以为是点歌,谁知黄磊明照着手机上的数字敲着键盘,屏幕上跳出来的尽是帅哥的照片,有面部特写的,也有全身照。黄磊明问到:「生哥,你要哪个?是这个穿牛仔裤的,还是这个戴着耳钉的?要不,这个,这个鸡巴大,你看你看!」照片旁边写着帅哥的年龄、身高等情况的介绍。还真够先进的。徐总一看那个穿牛仔裤的,显得比较粗犷,就挑了他。黄磊明自己找了一个才20岁的小伙子。
  黄磊明记下他们的编号,给那位经理发了短信,然后开始唱歌。黄磊明唱歌的水平还不错,徐总一边听着一边抓住黄磊明的腰。黄磊明使劲甩开生哥的手,说:「呆会有的是,随便够你摸的。」两首歌唱完,有人敲门。一前一后进来两个小伙子。前边一个上身穿着白色运动服,下身是条蓝色运动短裤,后面是一个小个子的学生模样的,很斯文小心的样子。黄磊明示意前面那个坐到徐总身边,让后面这个学生挨着自己做。「你叫什么来着?阿文?」那小弟点点头,很羞涩的样子,「大哥怎么称呼?」「叫我明哥吧。」说着,黄磊明把手搭在了小文的肩头,「想喝点什么?」黄磊明一看徐总边上的男人没动静,有些不悦,努嘴问道,「你叫什么啊!」「我是阿光。」那男人年龄跟黄磊明差不多,但是显得很粗壮,说话声音也低沉着,瓮瓮的。
  黄磊明很老练的样子,吩咐着,「好好照顾着王哥!」徐总心里一格登,这小子,什么时候给我改姓了。不过一想,也对,何以那么认真的,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游戏。想到这里,他也放松了,「阿光,点歌吧,把酒也满上。」阿光阿文的歌都唱得很好,可能是经常在歌城里练习的缘故吧。黄磊明在小文身上、大腿上又摸又掐的,徐总不太适应当着别人的面调情。阿光看这王大哥这么拘谨,也不敢造次。
  大家喝着酒,唱着歌,气氛逐渐融洽起来,室内的温度也开始升高。黄磊明起身调整着空调的温度,顺手把包间的门反锁了。他知道生哥喜欢壮实的男人,便安排着:「阿光,那么大热天的,你穿着个运动服干嘛啊!脱了!」阿光起初还有点扭捏,不想脱,黄磊明一看就急了,走到阿光面前,瞪着他。
  阿光只好脱掉了上衣。徐总眼前一亮,这阿光的身材真不赖啊,肌肉太棒了,皮肤在电视的反光下显得特别诱人。徐总一下来了兴趣,拍了拍阿光的大腿,让他靠近一些。
  阿光听话地坐过来,哈着腰,背上的肌肉一块是一块的。徐总伸手在阿光的背部来回摩挲着,感觉非常光滑有质感。他的手又慢慢游移到阿光的胸部,停留在乳头附近。当徐总的手滑过阿光的腋下时,阿光轻轻地「咦」了一声。
  徐总胆子更大了,轻轻地在阿光的乳头上掐弄着。因为他俩并排坐着,总感觉不是特别方便。掐了一会,徐总的手又向下移动到阿光的腹部,肚皮上却没有一丝的赘肉,仿佛可以清晰地感觉那几块肌肉的形状。徐总对此非常满意,他现在满脑袋里想的是要去探寻一下阿光的大炮的模样。这么一副好身材,鸡巴绝对也错不了。他慢慢地拱开松紧带,手伸进运动短裤里面,全然不管那边黄磊明大半个身子已经趴到了阿文的身上,一只腿压在阿文的双腿之间。
  慢慢地,徐总的手向下挺进着,却没有触到想象的阴毛,接着,徐总的手感觉到阿光的鸡巴应该是有几分硬了,而且鸡巴侧着,偏向自己的这一边。他调整了一下位置,果然,就抓住了阿光的家伙那家伙没有完全硬,但是肉乎乎的,握在手里很有质感,阿光的整个档部有些潮湿,但是没有阴毛。徐总的身体又侧过来一些,另外一支手也伸进了那短裤里。
  两只手在短裤里折腾就容易多了,徐总迅速地抓到了阿光的鸡巴头,那鸡巴头很大,很光滑,似乎也很润滑,他熟练地抚摸着阿光,阿光闭上了眼睛,却张开了嘴,手也搂住了徐总。
  阿光的鸡巴在徐总的挑动下已经完全勃起了,阿光主动把短裤褪到膝盖以下,一根笔直英挺的大肉棒显现在徐总面前,龟头上的淫液甚至还反着光。因为没有阴毛的阻挡,整条鸡巴显得特别的粗大。
  徐总吞了吞口水,又开始拨弄着阿光的睾丸。阿光似乎被撩拨得受不了了,他呻吟着:「王大哥,我们出去玩吧!」徐总迟疑了一下,回头看着黄磊明。黄磊明的手也是在别人裤裆里。他轻声唤着,「明哥,都安排好没有?」黄磊明慢慢缩回手指,「安排好了,走,我们一起走。」四个男人来到酒店的套房里,徐总想先玩一会阿光的鸡巴,便让黄磊明和阿文先去洗澡。这时,房间里只剩下徐总和阿光两个人,徐总脱下自己的衣服,阿光也三下五除二地脱光。徐总看着真正的「阿光」,此时是多么的雄壮迷人。他走向阿光,揉搓着他的鸡巴,不一会,阿光就硬了,鸡巴微微向上挺着,角度非常地棒。
  徐总围着阿光走了一圈,从各个角度欣赏阿光的身体。直到阿光的身后时,他还特别地用中指在阿光的屁股沟里上下刷了刷。阿光被看得有些害羞,说:「王哥,我们也去洗洗吧。」「嗯,好啊!」徐总握住阿光向上翘起的鸡巴走向卫生,打开门,发现阿文正卖力地吮吸着黄磊明的鸡巴。黄磊明根本没有发觉有人闯进来,阿文见明哥没反应,嘴上也不停歇。
  徐总和阿光就这样看着阿文为明哥口交,徐总的手还不时地在阿光的鸡巴上来回抚摸。过了一会,黄磊明「啊啊」地叫起来,也睁开了双眼,一下子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两个人,惊得他身体一扭,精液射在了阿文背后的墙上和阿文的身上。
  这时,阿文也站起身来,鸡巴也硬着,虽然不是特别的粗大,但是跟他的整个身材比起来,也是非常难得了。
  徐总说:「你们进去歇会,等我们洗完,呆会一起玩。」徐总醒来时,以为自己手里握住的是阿光的鸡巴,仔细一看,旁边睡的是黄磊明。阿光阿文已经不知去向。可能早就给打发走了吧。
  虽然已经九点过了,但是徐总还是觉得没有休息好。想到午饭后要出发去东山,他要早些到公司,还有一些事务需要处理。
  手里的鸡巴是微微硬着的。他慢慢地前后撸着,不一会,黄磊明也睁开了眼睛。徐总咕哝着,「他们走了?」「嗯。」黄磊明也不愿清醒过来,看来他昨晚十分尽兴。
  「黄磊明,昨天你操小文操得舒服吧?」徐总揶揄着,「看你狂得那样,一进宾馆就忍不住了!」「生哥,你也没闲着。您那猛劲,就好像没见过大鸡巴热屁股似的,昨天操了阿光两遍。」黄磊明反唇相讥。
  是吗?徐总一愣,我有吗?我能吗?他不解地看着黄磊明。黄磊明坏笑着,反身从床头拿出来一个小纸盒,递给徐总。「害得我给他俩每人又多加了200块!」徐总接过一看,是一种进口的春药。他妈的,这小子尽害我。他把那小纸盒掷在黄磊明的胸口。两人又折腾了一会,徐总得走了,剩下黄磊明一个人挺着鸡巴躺在床上。徐总边穿衣服,边叮嘱着,「我要出差两三天呢,你在家老老实实的,甭老想着那个阿文。」徐总扭头一看,小明的鸡巴还硬着,就笑骂道:「瞧你那黑鸡巴硬得那样,又憋着什么坏水呢吧。」叮嘱完小明,徐总回到了公司,恢复出一本正经地威严,抓紧时间处理了几件公务。午饭后,司机已经在大门口整装待发了。
  去东山要先走一段高速,下了高速还有90公里。徐总不想让司机影响他,就打发司机连夜赶回去。徐总先后视察了六矿和五矿。实际上,徐总视的不仅是作业生产,还视察着从他身旁经过的矿工,他觉得每一个都像上次那个壮实的矿工,又都不像。他现在对那个人像貌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
  走马观花一番之后,晚宴是五矿谢矿长作东为徐总接风洗尘。本来徐总没打算让下边的人接待,倒不是为了清廉,而是和张顺说了晚上安排的有节目。可是晚饭前,张顺突然打电话来说,上次伺候了徐总的那个矿工今天单位上有活动,根本走不开。这让徐总有些懊恼。谢矿长又万分热情,徐总就答应了一起吃个「便饭」。
  按照徐总深入群众的要求,谢矿长把四个队的队长、副队长都叫过来陪着徐总。那几个队长身材气质都差不多,全是粗人,不过对上级领导自然是十分尊敬客气,也不多言。有一个队长看起来有些面熟,却不爱说话,只有那个王副队热情无比,一个劲地劝酒,过来还蹭了徐总好几下,好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晚饭后,谢矿长的车送徐总下榻的酒店后,谢矿从车上拿出一箱土特产,顺手让身边的一个队长给送到房间里。那个王队长猛地站出来,接过那个大纸箱,对旁边的队长说:「赵大哥,我来吧,你喝高了,早点回去休息。」众人散去,王队长端着土特产,跟着徐总进了电梯。
  电梯里,徐总拿出威严,并不说话,王队长则一个劲地搭讪。徐总礼貌又矜持地应付着。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徐总的房间。
  徐总想尽快把这个王队长打发走,他还是想悄悄去看看自己的儿子。那王队长把纸箱放在写字台下,双手拍拍,好像好多灰尘。徐总说:「谢谢。你去洗洗手吧!」王队长脸上绽放出笑容,很小心翼翼地说:「我,我还想解个手!」徐总愣了一下,也不好拒绝,「哦,好吧,你,你去吧!」王队长转身走向厕所,从背后看,这王队长身材不错,双腿结实有力,实际上他长得真不赖呢。卫生间里传出一些声响,是尿液激荡的声音,很响亮。徐总禁不住心中一震,好像王队长并没有关门。里面又陆续传出系皮带、洗手的声音。
  徐总有些烦躁,便打开电视机心不在焉地看着。王队长出来后,似乎不像是要走的样子,好像有话要说。徐总感到有些奇怪,认真地看着王队长。
  那王队长脸色微微地有些红,说到:「徐总,您一个人来我们矿上视察,怪冷清的,我陪您坐一会儿吧!」徐总深感意外,这是怎么回事啊!这王队长,怎么一点儿也不认生呢!他一时也弄不清这王队长是什么意思,只好让他先坐下。王队长东拉西扯、问东问西地,徐总仔细看着他的模样,倒也不觉得讨厌,说了一会儿话,徐总恍惚间觉得这个王队长就是上次为他服务过的那个矿工。
  徐总就顺口问着他家庭工作情况。原来他名叫王力恩,今年刚满三十,结婚不久,老婆怀上四个月了。
  听说这王力恩有老婆,徐总的兴趣减了几分。小地方的人,三十岁结婚的已经是晚婚模范了。徐总和这王队长开着玩笑,「老婆怀着,你的日子难过吧?」这王力恩蛇随棍上,「就是啊,每天都得当日本人才睡得着!」一边说,一边用手挠了一下双腿之间。
  「哦?」徐总看着王力恩的脸庞,王力恩眼睛上闪烁着捉摸不定的光芒。徐总忍不住向王力恩的下身瞧了瞧,两腿之间真地鼓着一大砣。
  「听说徐总一直挺关心咱们矿的,对我们矿工也特别好。」王队长嘴上奉承着徐总,身体却站立起来,双手捂住自己的阴部。「这次来,是到我们矿上来体验生活的吧?」王队长一脸诚恳,「我们矿工的日子真地难过啊!徐总,累死累活,一个月下来也就六百来块钱,日子根本没法过。比不上矿部里的人,每天喝茶看报开会,还能拿两千多。
  王队长突然诉起苦来,这让徐总更加意外。「我要是能调到矿部去,让我干什么我都干。」王力恩的这句话似乎包含着什么其它意思。「徐总,您帮帮我吧,我实在是困难啊!您要是帮了我,我什么都听你的!」徐总感觉有些恍惚,他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到底王队长是什么人。会不会就是张顺安排的人呢,故意要给我一个惊喜。徐总转念一想,不对,上次那个矿工儿子都16岁了,这个王队长才结婚啊。
  徐总呆呆地坐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他的目光从王队长他的脸上慢慢移向他的下身,注视着那根隐藏在黑色长裤下的巨龙。此刻它向上斜侧着,轮廓已经非常清楚地显现出来。
  王力恩向着徐总走了两步,此刻,王力恩的皮带扣就在徐总的眼前,仿佛是等待着徐总把它解开。徐总思想激烈地斗争着,不知是艳遇、是演戏、还是一场阴谋。
1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