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返回首页>>三男轮番干一个美妇欣赏加载中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与玉明结婚近两年的伟柏,一直对妻子不好**感到困扰。
  玉明今年才廿四岁天生一副美人胚子,身裁不俗,就是对**提不起兴趣,每次**时都喊痛喊苦。令伟柏十分难受,伟柏已经廿七岁,已不算血气方刚之年。但因妻子如此态度,令自己不知何处发洩**。脾气也为之暴燥。
  玉明为免这段时候与丈夫有太多衝突,便索性与友人往欧洲旅行两个月。
  事情就发生在这两个月,一天伟柏在公司,在自己的办公室正偷看一些色情网站,网站介绍的日本女性都是身裁激突又豪放,**的表情又性感。尤其是一些美艳熟女和一些年轻小伙子**的相片,伟柏更是看得下体?烚烚,伟柏正要拉开裤鍊之际,电话突然接入,原来是玉明的后母丽娜打来,电话中她语气十分神秘的叫伟柏请半天假,并且即刻到楼下等她。
  伟柏只好向公司请了半天假,到楼下接丽娜,只见一名娇小玲珑但身裁惹火的女郎,挂著墨镜,外穿一件黑皮褛,裡面是鲜黄bratop,短皮裙,黑色尼龙丝袜,镶金边的黑色高跟鞋,不断向著自己挥手。走近一看,竟然就是自己的外母丽娜。刚踏入四十一岁丽娜本来是满头白丝,她刻意染过髮,又做了负离子,再加上化粧的效果,丽娜竟然比平常年轻了十年。
  「外母,你搞甚麽?」
  「怎样?这身打扮连你也认不出我呢?你外父更不会认出我来。我们要快些出发了。」「出发?去哪儿?」「我收到线报,你外父今日带个新秘书上珠海倾生意?分明去滚啦!你跟我一同上去捉姦。」「捉姦都不用穿成这样呀?」「这样才不会让你外父发现我嘛。你有带回乡证吗?」「有!」伟柏无奈地答,想了一轮,「亚妈?好像不是太好吧!要是外父真是倾生意,到时候我们很尴尬的。」「怕甚麽?到时就‥当你陪我去旅行散心。快把车子驶过来。」伟柏无可奈可把车子从停车场中驶出,二人便前港外线码头。
  伟柏不时斜睨著丽娜,平常衣密实的她,并不觉得怎样,今天丽娜一身火辣的型像,完全不能掩饰她美好的身段。
  天生瘦削型的丽娜,原来胸前也有不少肉,伟柏从乳沟的深度估计丽娜应该有CD杯,双腿修长得来,皮肤白嫩的大腿包在黑色尼龙丝袜下,作出强烈的对比。
  丽娜年龄已过了四十,但甚懂得保养,除了手背、脚背和颈项上露出成熟妇人的青筋外,霎眼望去只得三十岁。而且精緻的五官,简直是电视艺员米雪和杨怡的混合面孔。
  伟柏把车子泊在码头大厦的停车场,然后去买船飞。
  回来见丽娜身旁已多了几名瞥伯在窥望著她。
  伟柏为免多事,便匆匆将丽娜拉入出境处。
  上到了船,伟柏才醒起,「亚妈,你知道亚爸在珠海哪裡倾生意吗?」「我不知呀?」丽娜茫然的说。
  「那麽我们到了珠海怎麽办?」伟柏望著丽娜性感的坐姿,不禁鬆开喉头的钮扣,拿出手提电话,「快点打去亚爸公司,问他在那间酒店下榻。」「好聪明,女婿。」丽娜忍不住在女婿的面颊上亲了一下,令伟柏十分尴尬。
  伟柏一直望著打电话的丽娜,觉得这位后母十分性感,不禁多望她深遂的乳沟两眼。
  「知道了!」丽娜关上电话。「是豪江酒店!」二人出了珠海码头,在转接的情况下,才找到「豪江酒店」。
  到了酒店,丽娜立时用钱收买了酒店柜檯,知道外父所住的房间号码。
  「我们要一间房,就在这房间的隔邻。」丽娜想也不想的说。
  他们正要转身,丽娜很快便将女婿拥入怀中,亲吻著伟柏,伟柏被丽娜的香吻和其激突的身裁撞击之下,全身都(只有一处硬)輭了下来。而且直顶著丽娜的下身。
  「亚妈!我‥‥」伟柏感到十分尴尬。
  「你看看!」丽娜把我推回去。
  转身一望,只见外父带著一名年轻的女孩正走入乘降机中。
  待他们上去后,伟柏二人也随即进入他们的房间的隔壁。
  丽娜周围查探和偷听牆壁后的声音。
  丽娜弯腰在牆角偷听时,其乳沟在BRATOP溜出来。看得伟柏心脏狂跳。
  伟柏受了数次丽娜的刺激下,下体已硬得发发声。
  「妈,我想去洗手间。」
  丽娜只不断扬手,没有理会伟柏。
  伟柏入了洗手间抽出自己大老二,伟柏的**和一般东方男性,并不伟大,但胜在年轻坚挺硬实。
  高高的翘著,**赤红,已经一个月没有发洩的阴囊又大又胀。
  伟柏不知是否太过兴奋,竟然尿不出来,弄得又赤又痛。
  「伟柏,你干甚麽?」外母竟在外头叫自己。
  「来!」
  伟柏匆匆的拉下水掣,便走出去。
  只见丽娜脱了高跟鞋,伏在床上,头穿过床头的铁架,贴著牆壁,短裙下竟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来。原来丽娜穿的是四骨半的丝袜,一对五号半的小脚掌包著光滑的丝袜,肥美的臀部高高翘起,姿势十分性感诱人。
  「伟柏,快点来,她们在说话了。」
  伟柏唯有伏在丽娜的背上,挨著牆去听。
  只听见。
  「你不怕你老婆来查你呀?」
  「那个黄脸婆,那有这麽精明,整天只顾Shopping和打麻雀。」「那你今次用甚麽藉口?」「说我上来公干嘛。」「死佬!」这时丽娜咬牙切齿的说。
  「妈!我们现在过去吧!」
  「不,捉姦一定要人赃并获,一定要在她们上床造爱时,捉个正著。」他们只有继续偷听。
  「啊,你好坏!」
  「我最喜欢舐你用丝袜包著的小蜜桃了。好美味啊!」「啊!‥‥唔,好,舒服,BOSS,唔好停呀!」阵阵淫声浪语,再加上从丽娜身上飘来的熟妇香味,令伟柏十分兴奋。
  「拍勒」一声,伟柏那话儿竟从忘了把拉鍊拉回的裤洞中如猛蛇出洞,并正正顶著丽娜结实的小屁股。
  丽娜的小裙子已被二人磨擦之间被拖至腰间,短皮裙内只有一条黑色绢质透视小内裤,阴部带点微微儒湿。
  原来丽娜也被他们的呻吟声,挑起了欲火,「死佬,叫他替我舐,就嫌三嫌四,现在跟那个狐狸精‥‥」但丽娜完全不觉伟柏的**已直挺挺的顶住丽娜那儒湿的大**上。
  伟柏实在被**掩盖了理性,伟柏握著自己的**在外母的内裤上磨弄揉捋,实在刺激过瘾得很。
  差不多近五分锺,丽娜才感到有东西在下体顶著她「伟柏,先收回你的武器,等阵过隔壁的房间才用得著。
  「亚妈,我怕‥‥我不行,我会走火。你帮帮忙吧。」「走火?你为甚麽带鎗来呀?」丽娜正想把头缩回,看伟柏带甚麽来。
  岂料她的头床架之门的空隙卡住了。
  「唉呀!我的头卡住了。」丽娜感到有点不安,又感到女婿的两手不搓揉自己的屁股「伟柏!你在后面干甚麽?快帮帮我呀?」「妈妈!我对不起你了!我要‥」「你要甚麽呀?我的头卡住了,先快救我出来。」丽娜只感到两腿被用力分开,内裤己经被伟柏扯脱,下体凉凉的。跟住一条长硬又热烫的腊肠在自己的**上磨弄著。
  「伟柏‥你想‥干甚麽?我是你外母来的。」
  「玉明都不肯跟我**,我无处发洩,妈你的身裁实在太捧了,亚爸不懂欣赏,我来欣赏个够。」「你在说甚麽傻话?快帮我的头先拿出来吧!」「我不要,我要**妈妈的香屄。」「不‥啊‥不可以,这这这‥是**‥﹐快快放放开我呀!」「我不理!」伟柏就如任性的小朋友。
  伟柏一隻手已滑入丽娜的BRATOP内,粗鲁地揉搓著一对丰腴的**。
  「妈!你的**很大啊!」
  「放手,伟柏,你疯啦!快放手」
  「我不要!」
  伟柏另一手已经握住自己的**一路磨弄著外母块肥田,不断探勘,直至自己的肉根能长躯直进丽娜的深穴。
  「啊!」二人都大叫了一声。
  丽娜婚后并没有生过小孩,**又窄又湿润,而自己的老公近来对自己又没有兴趣,而他的**肥大无力,所以被年轻的**插入还算是第二次。
  伟柏每次跟妻子造爱,**都只能在玉明的**前三分之一便要停下来。所以今次能整根阳完全进入女性的**,被紧窄的**包著还是第一次,。
  伟柏跪在床上疯狂的从丽娜肥臀后**著她的**,丽娜也被这阵阵衝激插得激起**来。
  「啊啊呀啊‥啊‥‥啊」
  「妈!你隻屄‥呀‥好正呀!又紧‥又窄‥又多水,插得我好爽呀!」「我的‥好‥女婿,爽就多插两下。」「唔!」伟柏听到外母如此要求,当然更加把劲满足这个深闺怨母。
  「好呀!好呀!好女婿,好呀,你插得妈妈‥好‥好舒服呀!」,丽娜不知何时已经能把头从床架中抽出,两手紧握著床头的铜柱,一口银牙咬著下唇,腰部以下完全迎合著女婿的**来摆动腰肢,加上丽娜**肥厚,被伟柏的大春袋撞击下,发出有节奏「拍拍」声,感觉特别舒服。
  「啊!我‥死啦!我死‥啊啊啊啊‥」丽娜张著小嘴不断叫道。
  「妈,好过瘾。」
  「坏‥小‥子,让我‥让我转过身来。」
  「不‥你会走的‥」
  「我‥不会‥,我要让你插个够。」
  「真的?」
  「当然啦!女儿‥不能‥满足‥我的好女‥女婿,做外母,当然‥当然有责任‥来慰藉我的好女婿」伟柏不太情愿的将自己黏满外母**的**抽出。
  只见外母亲自脱掉BRATOP,又从大腿上将内裤脱掉丢到一边。
  伟柏便搂著丽娜热吻起来,丽娜彻头彻尾变成了一个荡妇,二人完全忘了「伦常」这两个字。
  二人的四片咀唇互吮起来,两根舌头如两条灵蛇般互相绞缠起来。
  丽娜主动地握著女婿坚硬的**,在自己的**前磨弄著。
  很快**的**又泪泪流出,又接纳了整**插进湿润的**中。
  丽娜十字型躺在床上,两腿提起踩著伟柏的下颚,面情十分淫荡,伟柏知趣地轻握著外母小巧的脚掌,一路隔著丝袜来吮啜著五根如小贝的脚趾,一路用力抽送外母的**。
  「好外母,你好性感,我要**死你!」
  「快‥快‥**死你‥的外‥母。我的‥好女‥女婿。」丽娜一时张开小咀,一时紧咬银牙,「好呀!我很久没有试过了。」「跟爸爸吗?」「咄!你爸爸那有你这样的能耐,是以前‥那个‥司机‥.」「你说‥亚成?」伟柏发觉自己的外母并不如自己心目中一样贤慧,反而更加兴奋。
  「对!是亚成,他就好像你‥一样‥在车房裡把我‥我干了!好‥好刺激,他是‥我婚后‥令我有**‥的第一个男人。」「妈‥把我当成‥亚成!」「不,我要‥我的‥好女婿,用力‥**我。」「妈妈‥啊妈妈‥妈妈,我快要射了。」
  「不要,妈妈还‥还未够‥够喉!呀呀呀!」
  伟柏继续加快抽送,并用手指磨弄外母的阴核。
  「啊!啊,唔好呀!呀呀呀!唔好呀!」
  伟柏急剧抽送。
  「不要‥不要在‥裡面‥射射,会‥会怀孕的‥‥啊!啊!」丽娜紧皱双眉,咬著银牙,大叫著。
  「唔唔唔唔唔‥啊啊!」
  「啊!」伟柏感到一股热烫的阴液喷到自己的**上,**一麻,竟然洩了出来。
  丽娜一手把伟柏推开,**还在狂喷著精液。
  「死仔,叫你不要在裡面射,你要是害我怀孕甚麽办?」丽娜立即跑到洗手间,用花洒冲洗阴部。
  伟柏射精后,便脱掉衣服,走进洗手间丽娜望著伟柏,有点怪不好意思的。
  「妈!我又要洗!」丽娜替伟柏清洗下体,本来半软的**,又硬了起来。
  「坏小子,你又想甚麽了?」
  「妈洗得人家很舒服呀!」
  「唉呀!我们来干甚麽的?」
  「亚爸呀!」突然外来传出关门声。
  伟柏二人立时衝去扭开门,把头伸到外面,只见一对男女背影已经走入电梯裡.「走了。」伟奈无奈的道「坏小子,给你坏了我的好事。」丽娜勾住女婿的颈项。「你要好好补偿我。否则浪费酒店的租金了。」「‥‥啊‥‥妈!」外母丽娜已跪在地上吸吮著可爱女婿伟柏微翘的**。
1 
正在载入中……